精彩言情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第五十章 廝殺(下)讀書

這個詛咒太棒了
小說推薦這個詛咒太棒了这个诅咒太棒了
“散开!”
“嗖——”
弹体高速的摩擦,令空气发出尖锐的刺响。
陈宇面色剧变,几乎是本能的拽住段野,向侧后方躲闪。
而八荒姚却不退反进,冲向燃烧的弹头。
在两者即将相撞的刹那间,她凭空分成两个身影,险之又险的避开……
“轰隆!”
弹头窜入异兽的尸体内,轰然爆响。
扩散的火光与冲击波,将整具尸体炸得四分五裂。
“艹,是高爆火箭弹。”段野火从心起:“是下死手的!”
“嗖——”
“嗖嗖——”
话落,又有三颗导弹,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呼啸而至。
“这是埋伏圈。”陈宇精神一凛,继续抓着段野向后闪避。
“轰!”
“轰隆……”
【受到伤害:气血+337】
剧痛,从左侧肩膀传来。
陈宇扭头一看,发现是被火箭弹的破片消掉了一片肉。
段野:“没事?”
陈宇:“没事。袭击方的热武器有点多,太被动了。”
段野伸头环视:“姚子呢?”
“朝着第一个攻击者冲过去了。”
“掩护我。”
“OK。”
跳出陈宇的怀抱,段野手速飞快,从兜里掏出两颗白色晶石,一手一个,重重拍在一起,双手合十。
“啪!”
“哗啦……”
晶石碎成粉末,夹杂段野手掌溢出的鲜血。一股特殊的劲气波动骤然爆发。
“YRH-096!”
听到此暗号,陈宇眼皮一跳,果断趴下。
前方,正在搜寻敌方身影的八荒姚也立刻卧倒。
“武法——遁空移刑!”
下一瞬,段野双臂猛地展开。
“咔嚓!”
“咔嚓咔嚓……”
一道椭圆形的空间裂缝,360°无死角的迅速扩散!
所过之处,树木、巨石、统统分为两段!
“轰隆隆隆……”
岩体倒塌、植物掉落,尘土落叶翻飞中,方圆数百米被清空了一片。
陈宇目瞪口呆:“……”
但段野的攻势还没有结束。只见他又掏出两颗红色晶石,拍碎在掌中!
“砰!”
周身笼罩劲气,瞬间转为红色。
随后,他口吐日语,字正腔圆……
“武夫——卡裆——扒裤乱撸!”(武法、火遁、暴风乱舞)
一圈火海以超过常人动态视觉的速度,膨胀、扩张、飞离、爆破……
“轰!”
引燃了左前右三个方向的植被。
“走狗!”(继续)
2级劲气翻腾,段野借着晶石余势,再次释放了一招武法。
“武夫——卡裆——自己开撸!”
“轰……”
“武夫——卡裆——大阉蛋!”(大炎弹)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txt-第五十章 廝殺(下)讀書
“轰隆隆……”
“武夫——卡裆——烤油阉蛋!”(火龙炎弹)
“轰……”
“塞nou尼!”(最后)
段野猛抬头,调动仅剩的劲气,目视前方。
“武夫——裤裆——干嘛要阉蛋!”(武法、风遁、蛤蟆油炎弹)
“呼呼呼!!”
暴风席卷,顿时吹灭了刚刚燃烧起来的火海。
也吹飞了萦绕的尘灰与落物。
陈宇:“……”
“呼。”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段野收起染血的双手,面容严肃:“朕,这顿输出猛不猛如虎。”
陈宇:“……”
抬眼,看着前方卧倒的八荒姚,和远处三个一脸懵逼的敌人。
陈宇捂住憋闷的胸口:“根…根本就没造成伤害啊……”
“这是很正常的。”段野点头:“毕竟,我这套连招主要是为了改变地形。打破对方的伏击环境。”
陈宇:“……”
“现在,轮到武夫登场了。”段野邪魅一笑,直指左、前、右三个敌人:“就决定是你了,世界的绝望——陈宇!上!”
强忍着原地吐槽三十分钟的冲动,陈宇提起利剑,趁敌方还处于愣神状态,果断爆发全速,冲向最近的左侧武者。
“CWP-57!”(攻击点突袭)
闻言,八荒姚也立刻起身,冲向前方。
“我…我知道了!”左侧,扛着火箭筒的男武者恍然大悟:“你们说的是车……”
“唰!”
不等对方说完,陈宇便一个闪现加挥剑,斩断了男武者的上半身。
“扑通……”
待身躯落地,男武者仍瞪大着双眼:“是…是车牌……”
话落,毙命。
死不瞑目。
“武法——信仰之跃!”
【机体受到抑制:爆发力降低-37%】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這個詛咒太棒了討論-第五十章 廝殺(下)
劲气火焰笼罩周身,陈宇双脚重重一踏,再次冲向右侧的敌人。
“不…不要过来!”
右侧武者终于回过神,目眶欲裂,惊恐的勾动扳机。
“嗖——”
一发火箭弹呼啸飞来。
“啧。”
冷笑一声,陈宇只是一个简单变向,就轻松躲开,接着继续冲锋。
而右侧武者,自然没机会再装弹了。
“唰!”
一剑斩过。
登时毙命……
正前方,短短数秒内。八荒姚与敌人的战局也进入白热化。
不同于左、右两个2级武者。
正前方的武者,实力为3级。
但和八荒姚的搏斗中,竟然落入了绝对下风。
只见少女攻势疯狂,肘、膝、臂、头、指、脚、手,无一不为攻杀利器!
寸截寸拿、硬打硬开,压制敌方连连后退。
“不…不可能!”
3级武者一脸见了鬼,体内气海不正常的翻腾。
他是3级武者……
竟然被一个2级压着打?
“咚!”
恍惚间,他后撤的步伐出现踉跄,其破腚立刻被少女抓住。
先是一个小幅度扫堂腿,踢歪他的身形,干扰他的重心,令其无法有效发力。
随即,趁其双腿张开,没有防备,八荒姚毫不犹豫的一脚踢碎对方要害。
“噗!”
3级武者脸色霎时变绿,双眼暴突。
随即,少女抬起右手,竖起食指与中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入3级武者的眼窝内!
“噗嗤!”
白色的汁水与血液四溅,武者心脏骤停,猛地张开大嘴,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
“嗷嗷嗷!!”
“咚!”
八荒姚全神贯注,乘胜追击,蓄势待发的左拳上钩,准确命中武者张开的下颚!
“咔嗤!”
伸出的舌头被咬断。
牙齿也纷纷崩碎。
武者登时陷入休克与昏厥状态。
但少女仍不留手,膝盖抵住对方腰腹,将其压倒在地,凌厉的双拳如雨点般落下。
“咚咚咚咚咚……”
鼻梁凹陷。
颧骨坍塌。
喉头移位。
面门粉碎……
直到对方停止了呼吸,八荒姚才缓缓停手,从血污中起身。
陈宇:“……”
段野:“……”
甩了甩双手的血迹,少女转头,发现陈宇两人都在盯着自己,顿时脸颊羞红:“你…你们这么看我干嘛……”
陈宇:“……”
段野:“……”
“呛。”
收起长剑,陈宇面无表情的走到段野身旁,压低声音:“兄弟,帮个忙……”
“不行。”段野面无表情的摇头:“她太平了。”
陈宇:“……”
……
或许是双方引起的动静太大。
不过半分钟,就有两个悬浮摄像头飞了过来,颇为智能的拍摄全场。
尤其在武者的尸体上,进行重点特写。
但当两个摄像头拍到八荒姚的对手时,球体统统定在了当场……
显然,摄像头背后的摄像师们,也很少见到死这么“惨”的。
摄像头的出现,难免令八荒姚有些紧张。
“是直播转播的,不用管。”
陈宇瞥了一眼悬浮摄像头,安抚道:“对方先发动的致死攻击。违规在先,咱们杀了也白杀。”
“嗯。”少女乖巧的点头。
走上前,陈宇拨开两个摄像头,开始检查尸体的背包与衣物。
很快,翻出一台热感望远镜。
“看来是跟踪我们一段时间了,抢珠子来的。”晃了晃望远镜,收入自己的包内,陈宇看向八荒姚:“你怎么发现他们的?”
“我学过专业的侦察术。”少女解释:“他们靠过来的时候太近了,被我发现了。”
“宇哥,他身上有珠子吗?”段野凑过来。
“没有,咱们去找找那两个。”
“好。”
两人分头,又在另外两具尸体上搜了一番。
“没有。”陈宇举手。
“我这也没有。”段野抓耳挠腮:“狗东西……自己不去杀异兽,净想着抢别人的。”
“他们带的手雷挺多,都装起来。”
“行。”
“对了,你刚才释放武法用的那些晶石是什么?”
“一种加快微观粒子转变的道具,能减少武法成型时间……”
交谈中,三人打扫完战场。
继续朝着4点钟方向前进。
而那两颗悬浮摄像头,竟然也跟上来追拍。
“这玩意有点烦啊。”
一边走,陈宇一边皱眉:“跟苍蝇似的转来转去。”
“用不用我一发‘大阉蛋’,给它们烧了?”段野建议。
“不…不是不让攻击摄像头吗?”队尾的八荒姚弱弱道。
“确实不让明面攻击。”陈宇眯眼:“但‘误伤’了总没毛病吧……”
三人窃窃私语半晌。
正要有所行动,陈宇却双耳微动,停下脚步:“等会。”
“怎么了?”
“左前方有东西过来了。”
“又是敌人吗?”八荒姚一惊。
“这次好像不是了……”
眯起双眼,陈宇示意队友缓缓散开。
熱門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討論-第五十章 廝殺(下)展示
不多时,伴随一阵“嗡嗡嗡”的噪音,前方的丛林内,走出三个人影。
段野:“卧槽?”
八荒姚:“啊……”
陈宇:“……”
竟然是刘伟、春蕾,以及中央的八荒易!
更令人震惊的是,八荒易身体周围,还环绕着数以百计的悬浮摄像头。
没错。
就是追拍陈宇三人的那种……
只见密密麻麻的摄像头飞来飞去、进进出出。
有的,在拍八荒易的脸。
有的,在拍八荒易的鼻孔。
还有的,钻进八荒易的长袍内,不知在拍些什么……
但无一例外,这些摄像头转播的画面,收视率都应该超高。
“这……”段野震惊:“这是一群蝌蚪见到了卵子啊!”
八荒姚:“……”
“别胡说八道。”陈宇皱眉:“明明是一群苍蝇见到了屎。”
八荒姚:“……”
段野:“哈哈哈。”
陈宇:“哈哈哈哈哈……”
随着距离靠近,春蕾也见到陈宇三人,立刻兴奋的打招呼:“咦?陈宇是你们在这啊。”
“挺巧。”陈宇挥手:“收获怎么样?”
“还行。”春蕾拎起沉重且发光的背包:“三十多颗了。你们呢?”
陈宇:“四……”
段野插嘴:“四十亿颗了。”
众人:“……”
春蕾:“……你是撸手上了吧。”
“走。”八荒易看也没看陈宇等人一眼,径直越过三人,走向西方:“别废话。”
“啊……”春蕾尴尬的挠了挠头:“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注意安全哈。这种荧光珠有点亮,晚上前往要躲藏好。”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陈宇点头:“没问题。”
段野举手:“告诉我易神,让他也小心点。别受惊了。”
陈宇and八荒姚:“……”
八荒易静悄悄的走了。
就像他静悄悄的来。
挥一挥衣袖,留下七八个摄像头……
显然,能让八荒易团队主动打招呼,令不少摄像师产生了跟拍陈宇班级的想法。
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八荒易的亲妹妹……
“完了。”陈宇皱眉:“和屎擦肩而过,也粘上苍蝇了。”
八荒姚:“……”
回头,看了眼八荒易离去的方向,陈宇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放入口中,向段野使了个眼神:“咱们休息一会吧。”
“也行。”
“来,弄点火,给我点根烟。”
“没问题。”
段野立刻双手合十,爆发全身劲气。
“砰!”
“武夫——卡裆——扒裤乱撸!”(武法、火遁、暴风乱舞)
“轰!”
“卡裆——自己开撸!”
“轰……”
“卡裆——大阉蛋!”
“轰隆……”
“卡裆——烤油阉蛋!”
“轰隆隆隆……”
火海翻卷,气浪纵横。
一片红光之中,环绕的摄像机纷纷被烧成烂铁……
“……”
“……”
“嗯。”
弹了弹手中只剩下滤嘴的香烟,陈宇抚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挺好。但下次尽量给我留点头发。”
“没问题。”
……
趁着夜色还未完全降临。
陈宇三人继续启程,并加快了速度。
沿途遇见异兽,也不再出手。
终于,在下午五点半左右,陈宇发现了马丽留下的记号。
段野:“这是……”
“没错。”陈宇点头,用拇指与食指小心翼翼摘下树上的东西,放在眼前打量:“这是一只渔网袜。”
八荒姚:“……”
段野:“……真是天才般的女子。”
“袜头指着的方向是……”嫌弃的扔掉网袜,陈宇直指前方:“偏左。”
“那就快走吧,天要黑了。”段野催促。
“……等会。”
突然,陈宇似乎发现了什么,重新拿起那只网袜,伸长,认真观察。
“宇哥,一只袜子你就忍不住了?”
“嘘。你过来。”
“啊?”
“你看看这只网袜,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emmmmm……”段野皱眉,仔细打量几遍,一愣:“上面有一条黄色的线!”
“正确。”陈宇点头,指着渔网袜的中间部分:“从这开始,她把袜子当做地图,沿着渔网,在上面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线。”
“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陈宇握着袜子,若有所思:“她本来已经指明了方向,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画一条线呢……”
“画着玩的?”段野疑惑。
“不会,她不是那种人……”
“……”
“……”
“……艹!明白了!”
陈宇一拍脑袋:“网袜是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相交的!每一个格子的交叉点,都是一个坐标!一只渔网袜,有成百上千的交叉点,马丽偏偏用黄线画出来一道……”
“她画出来的坐标点,有东西?”段野试探问。
“八九不离十了。快点,把这袜子穿上,然后按照上面的坐标找一找!”
说着,陈宇手捏渔网袜,看向了在场唯一的女生——八荒姚。
段野瞅了瞅网袜,也看向了八荒姚,顺便还低头,看向了八荒姚的双腿。
“唔……”少女惊恐的退后一步……
……
三分钟后。
经过了一番撕扯,渔网袜还是被穿在了腿上。
“如果以这棵树为起点,那么第一个标黄的坐标点,就是那棵树……”
看了眼穿着渔网袜的白腿,陈宇走向左侧十米外的一棵树下。
仔细检查半晌,发现了端倪。
“在这!”
陈宇精神一凛,连忙刨坑,很快,便从坑里拿出一颗荧光珠。
八荒姚惊讶:“哇……”
陈宇激动:“卧槽,可以啊!黄线那么长,马丽到底留下了多少颗啊?!”
“踏马爱留多少留多少!老子不稀罕!”
段野再也忍不住了,伸出自己的网袜腿,暴怒到声嘶力竭:“你他妈把丝袜穿我腿上干鸡毛?!”
……
ps:凌晨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