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91g精华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六百七十三章 還差兩個平妻!鑒賞-t1g7n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因为徐祯和李远要留下来处理战后事宜,需要边关秩序恢复如初了,他俩才会和其他将领轮流去顺天述职此次战事。
徐辉祖出于妹夫的利益,在交出天子剑释还兵权后,也留在了独石关。
大神的專屬糖寶
理由很虚假:防备鞑靼卷土重来。
已经入冬下雪了,鞑靼在草原上冷得遭不住,哪还有心情南下,所以这个理由其实就见仁见智,看朱棣怎么想了。
是以独石关回顺天的只有黄昏和小宝庆。
至于大宁、全宁、宣府、大同和定边、云州、玉林、榆林、归化几座城池里的卫所将领是否要回顺天,得看朱棣的意思。
黄昏和小宝庆共乘一车。
鬼夫來臨 閨記
卡西丽、穆罕穆拉和四个西域妖姬拱卫在侧,许吟没有跟随回顺天,他再一次留在独石关,因为战功,许吟如今已是百户,就在徐辉祖麾下。
他的“义兄”李潋滟也留下了。
随同留下的还有数十个愿意跟着许吟在沙场捞取荣华富贵的兄弟,另有几十人不愿意冒险,所以拱卫在后面一起回顺天。
倒也没什么异常,唯独有些诧异的是,在回顺天的路上,和黄昏同乘一车的小宝庆开始还要和他说说话,后来渐渐的沉默了,最后甚至一语不发,只是安静的坐在车里。
黄昏也没多想,只道是小姑娘累了。
很能理解。
毕竟这一两个月,小宝庆在生死边缘徘徊,肉体和精神受到的折磨外人无法想象。
抵达顺天后,黄昏将小宝庆送到燕王府门口,回到他租赁的院子,等待朱棣宣召,处理掉一些事情,为近期返回应天做准备。
哪知刚坐下还没喝上一口水,狗儿就忙急忙慌的跑来,看见黄昏还在优哉游哉的喝茶,急了,嚷道:“出大事了,你还有心情喝茶?”
權路巔峰
黄昏倏然站起,“莫非小宝庆被迷魂了,回到燕王府刺杀了陛下?”
这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剧情么。
狗儿跌足,“陛下没事,是宝庆公主出事了。”
黄昏放下心来,坐下,淡然的道:“别急别急,我知道她的情况,她是不是说不记得出关后的一些事情了?那是创伤后应激综合症,以后会好起来的。”
狗儿听得莫名其妙,“什么创伤后应激综合症?”
没听过啊。
黄昏指着自己的脑袋笑道:“简单来说,就是受到了刺激,导致这里出了点问题,用通俗的话来说,出现了暂时性的脑病,当然,这个应该不会是一过性的,需要不短的时间来休养愈合,所以这段时日,小宝庆可不能再受刺激了。”
狗儿如坠云雾,“所以这个问题,也包括连皇后都不认识了?”
黄昏:“啥,这么严重?”
狗儿急道:“可不是,现在燕王府中的人,小宝庆认识不少,可除了陛下,她一个都不记得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黄昏讶然不解,“不可能啊,她回到独石关后,连徐辉祖都能认识,一路返回应天,也认识我——不过确实有点奇怪,她好像连卡西丽和穆罕穆拉都喊不出名字,但是认不出徐皇后和你,这有点不合理?”
狗儿拽起黄昏的袖子,“别在这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赶紧去王府吧,陛下召见你呐。”
黄昏只得去燕王府。
三國之天驕盛宴 陽關道001
来到王府书房,朱棣和徐皇后坐立不安,看见黄昏到来,朱棣连礼都没他行,上前一步,对黄昏怒道:“你要医不好小宝庆,老子砍了你的脑袋,说话算话!”
一口浓郁的京腔。
黄昏:“……”
朱棣确实是急了,被口音都出来了,显然已经顾忌不得天子仪态,由此可见,朱棣对小宝庆的宠溺是发自内心的。
问道:“宝庆公主呢?”
徐皇后脸上还挂着泪痕,闻言在旁边轻声道:“回到房间后,刚躺下就睡了,应该是这段时日提心吊胆没休息好。”
黄昏忙着安慰徐皇后,“娘娘别着急,您身体也不好,可不要因为此事让凤体染恙,还请娘娘放心,我一定会让宝庆公主成为原来那个恶魔——哦不,古灵精怪的小宝庆。”
猛然想起一事。
徐皇后貌似是在永乐五年左右逝世的,现在已经是永乐五年的年末了,徐皇后的身体虽然还是不好,但至少还活着。
说明蝴蝶翅膀下,徐皇后的人生已经改变了。
同样被改变的还有小宝庆。
更多的人。
希望也能改变朱棣战死马背的命运,看过《大明风华》,像朱棣这样的人,就应背负着大明疆域图,迎着斡难河而上,越过阴山,走向更远……
最美好的画面,是朱棣如那法天象地的巨大法相,站在亚洲这块版图上,身后是成千上万林立的旌旗战马,铁甲如云。
目光深沉俯视着整个蔚蓝色的星球。
成吉思汗之后的历代君王,能让中国走到那个程度的,不是那什么十全大补丸老人,也不是自诩千古一帝的康麻子,唯有朱棣有这个希望。
而自己,便是这道巨大身影下的一个小小大官人。
想远了。
请徐皇后坐下休憩后,黄昏对朱棣道:“宝庆公主的情况有多严重了?”
朱棣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内心的怒意,道:“整个燕王府,她只认识朕一人,她也只记得她是公主,但连宝庆的封号都忘记了。”
黄昏愣了下,“从独石关出发都没这么严重。”
家有小受
独石关回来,走了七天。
这七天里,小宝庆几乎没和自己说话,一直沉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就算是睡着了,也会很快醒来,现在看来,是这七天里病情加重了。
也是奇怪,回到独石关的时候,她明明没有一点事啊。
还是那个恶魔的公主。
怎么忽然就如此严重。
想不明白。
咳嗽一声,“微臣也弄不清楚,御医怎么说的?”
朱棣压低声音,“脑病。”
又伤心的道:“御医说情况如果能好转倒也还好,就怕持续恶化,到时候不仅连皇后,恐怕连朕这个皇兄她都不记得了,最后完全变成一个痴呆的傻姑娘。”
脑病不是个光彩的事情,也基本上医不好,如果小宝庆一直这样,别说她身为公主的尊严了,以后连嫁人都很难。
谁愿意娶一个痴呆女人当老婆?
黄昏本能的嘀咕了一句这么好看的小萝莉,没人娶我娶啊,反正还差两个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