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ikm熱門小說 大俠兇猛討論-556章 識破看書-i5izs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同一时刻。
武道会某个隐秘地下房间内。
符长山脑袋微垂,将目光投向置于桌上的黄金镜面,看着里面清晰映照的年轻武者,视线在其掌中那柄艳红剑器停了几瞬,语气莫名:
“周围没有别的帮手,只有一人。
仅是依靠大厅那些简陋布置,他只有一到两次的攻击机会,如果不能籍此取得优势,那这次伏击计划就有了失败的趋向。”
说到这里,他眼神蓦然变得锋锐:
“真想知道他依仗着什么,强力器具?高阶符箓?还是别的……”
因为自身就在这个层次,符长山自然清楚符境武者的能力,知道在位阶相差不大的情形下,短时间内杀灭对手,是一件极其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这个阶段武者们,都有属于自身的隐秘底牌,不会因为那么一个暗袭,就被轻易杀死。
但!
非常道
在他仔细探查下,江炎真的只是在武道会正厅布置了座有着禁锢与封禁双重效果的符阵。
根据他的判断,这座阵法能够禁锢一位符境武者半息,并封闭那里三息。
只是这点时间,能给江炎的帮助并不会太多。
重生封神之逆天成聖 果芭
“难道是我判断有差,他没有想着真的杀死那人?但这怎么可能,既然选择动手,自然就没了能够回转的余地……”
陷入思维矛盾的符长山变的沉默起来,直直百息后,他摇摇脑袋,强行将这个念头压制,转而看向对面静坐的符阳,低沉问道:
大官人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这……”符阳愣了下,似是没有想到自家族主会向他问询意见,要知道,这件事涉及的是两位高位阶强者。
顿了下,他认真想了想,谨慎回答:
“我无法判断。
我与这两位接触不多,见识也不够……”
“你是担心自己的话影响我的判断吗?这大可不必。”符长山缓慢摇头,轻笑一声,目光再次投向桌上的黄金镜面,望着大厅内那道仿若凝固的身影,嘴角一点一点勾起:
“我不会参与这件事。
无论优势属于谁,都与我无关。”
见符阳因为自己的话陷入沉思,符长山没有立刻解开这位后辈的疑惑,道出他真正的目的,而是转换话题:
桃紅花花劍 臥龍生
“昨日我安排的事情,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接到您的命令,家族嫡系主支已于今早大数来到夜槐,目前驻扎在城外坨华村。”
听到询问,符阳立刻放弃对之前那话的思考,迅速做出回应。
“很好。”符长山微微颔首,似对这件事的结果很满意,然后,他神情变得严肃,话语威严道:
“交给你一件事去做。
去坨华村,告诉诸位族老,按计划行事。”
“这……”符阳第二次愣住,这才发觉,族主昨晚聚集嫡系主支子弟这件事里面,还有着其他内涵。
他抬起脑袋,张开嘴巴,本能就想追问其中的细节,但迎上同样对射过来的威严目光后,涌到喉咙的某些话语迅速蒸发变化,最终变成一个词汇:
“是!”
说完这句话,他旋即站起,转身快步离开。
等到大门合拢,房间变得幽暗,只剩符长山自己时,只听他用一个人才能察觉的声音自语道:
“是时候离开夜槐了。”
他现在状态有缺,暗中却有某个人或势力恶意窥视着,这种情形下,他与自身麾下势力并不安全。
“况且,到了我现在这个层次,在夜槐这里获得的好处,也只是维持位阶,却难有晋升的机缘。
与其防备暗中那不知具体是谁的敌人,不如主动退离,去别的地方寻找机会。
毕竟,我首先是一个武者。”
極品爐鼎:殿下我腰帶呢
忽然,只听一声嗡鸣,置于桌上的黄金镜面大放光彩,缕缕黄金般光束将整个空间晕染。
符长山心生触动,微微垂首,就有一个面容普通,气质桀骜的中年男子映照而出。
“来了!”
他瞬间积淀情绪,不再思考其他,目光紧紧盯着镜面,打算完整记录下整个事情的进程。
但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沉默静坐,如雕塑一般的江炎倏然抬首,不含感情的向上看了一眼,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下一息,整个黄金镜面内部同样被金黄充斥,不再清晰,没了那两个人的踪迹。
“被发现了……”
……
……
正厅。
干扰了暗中窥视的某种力量后,江炎顺势转首,将目光投向正厅主位上,看清了那个遽然浮现的身影。
短发黑眸,中等身材。
面容普通,气质桀骜。
苦苦回想之下,江炎发现自己对这个人没有一丝熟悉感,这是一个陌生人,他没有见过。
“三日时间已到。”
姒海一站起身来,俯视江炎,声若闷雷一般炸开,于这方密闭空间内层叠回荡:
“给我结果!”
“是,阁下。”
“符阳”形象的江炎同样站了起来,只是垂着脑袋,似无法承受近前那高位阶者的威严:
“关于您的委托,我们已经有了部分结果,具体内容是……”
江炎话语未完,周身就变得凝固如铁,整个人如被禁锢在胶体中的昆虫,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迟缓,成了沼泽。
他艰难抬头的刹那,就看到姒海一投射过来的、充满嘲弄意味的目光。
總裁輕些愛:虐寵傲嬌妻 萌萌長腿妹
“一个人最根本的不是容貌。”
“你并不是他?你到底是谁?你现在代表着谁?”
这就被发现了……事情刚刚开始,我伪装成符阳,先行套取这人部分情报,真正确定他身份这个计划就被识破,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另外,符长山给的这“幻容珠”效果并不像他说的那样。
感慨一声,江炎不再掩饰,他眸光瞬间变的深邃,变的漆黑,放佛一片无光之暗,如同深沉荒野与废弃矿洞,暗流积蓄。
精神秘技:夺心幻神。
危险!
危险!
刹那之间,姒海一就似察觉到了什么,但他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脑海就嗡鸣一声,像是有难以形容的尖啸涌过。
為君綰青絲 蜉蝣夢丶
他鼻端有黏稠的血液往下掉落,呼吸压抑,精神恍惚,只觉得自身仿若正在坠入没有底部的深渊。
趁着这个间隙,江炎周身涌起一层黄金般的浆流,熊熊燃烧,快速将禁锢他的那种秘力焚化虚无。
一息。
三息。
十息。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江炎瞬觉轻快,那道无形的禁锢力量消失了,被大日金火硬生生磨灭。
而这个时候,他看见僵立原地的姒海一身形不自然扭动了下,表情不再麻木,眸光略显灵动。
这表示,对手即将从心灵风暴中恢复,重新找回自我。
“呵……”江炎笑一下,不慌不忙的从衣兜里取出一块纯白阵盘,引动元机,随即不含感情的低语一声:
“镇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