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lyj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八十五章 這不是欺負老實牛嗎?熱推-rih7l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桀桀桀桀桀桀桀……”
茂密森林里,忽然响起一阵怪笑。
接着,就听砰一声爆鸣,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有宝物悬浮空中。
两道飘忽忽的影子却看也不看,径直掠过。这两人各穿一身古怪袍子,戴着青铜面具,正是异妖门的笑脸人和哭脸人。
身为较早闯入葫芦洞天的人马之一,他们早已掌握了此间的规则。
满地奔跑的虚灵都是宝物所化,但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七枚仙葫种子。
只有拿到那仙葫种子,下到第二层秘境,才有可能拿到这里最珍贵的东西,甚至由此掌控整个秘境也说不定。
那些在这里傻乎乎四处寻宝的人,浑然不知自己将错过什么。
哀乐使的速度飞快,杀掉一只虚灵发现爆出来的不是仙葫种子,就立刻掠过,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他们相信以这样的效率,他们必然是最先找到仙葫种子、下到第二层秘境的人。
届时,桀桀……
经过漫长的一阵寻找,终于,他们从一只奔跑的兔子身上爆出了第一枚仙葫种子。
那枚种子形状不甚规则,看上去温润光滑,看不出有什么出奇。但是这种子,就是第一层秘境了最重要的宝物!
只要将此物带到交界之处,就能下到第二层秘境。
笑脸人一抬手,那枚种子被无形的力量吸引着,就朝他的掌心飞过去。
就在这时,远处忽地传来风声一阵。
风中似乎有铛铛铛的敲钟声。
那种子陡然受力改变了方向,飞往了钟声传来的位置。
“什么人?”
哭脸人大怒,当即顶风发出诡异的哭号——
“呜呜呜——”
两股力量于风中碰撞纠缠,处于风暴中央的仙葫种子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笑脸人一扭头,锁定了钟声传来的方向,也发出一声怪笑!
“桀桀桀——”
他这笑声一起,林间轰鸣阵阵,许多树木莫名爆裂倒下,刹那间清出一条道路。
道路的尽头,是一个顶着硕大牛头的牛头人。
牛头人的左手举着一根木棒,右手举着一尊纹路深刻玄奥的编钟,正在用力敲击。
“铛铛铛——”
随着他的每一次敲击声响起,周遭的空气都好似荡漾起无形的涟漪,泛起重重的震荡!
这涟漪终于扩散到笑脸人和哭脸人的身前,又好似有无数刀枪剑戟竖起丛林,将这道音浪震碎!
无影无形之际,却丝毫不弱于千军万马杀伐!
这边笑脸人的笑声一起,暂时顶住钟声,那边哭脸人沉声喝问道:“阁下是何方神圣,同为妖族,为何与我等做对?”
那牛头人大声道:“我知道你们是异妖门的恶徒,此间秘境是我主人一生心血所在,绝不能落在你们这些为非作歹之徒手里!”
“原来是骑牛道人座下那头莽牛。”哭脸人冷哼一声:“你主人都死了,你以为此间还能由他做主吗?”
说罢,他再次仰头发出哭号,与笑脸人合力夹攻牛头人!
当年骑牛道人在世时,便与西域异妖门等极为不睦,此时双方亮明身份,顿时就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桀桀桀——”
“呜呜呜——”
铛铛铛铛铛——
鬼哭声、人笑声、牛敲钟,一时间,这密林之内,异响交杂!
这牛头人正是牧童马亮身边的那头老牛,他对这秘境内无比熟悉,闯入后的第一时间,就找回了当年主人的一件得力法器——道引玄钟。
这玄钟一敲,尽是大道铮鸣。使得他修为虽然抵不过哀乐使合力,却能以一第二,硬扛二人最强的音波攻击。
这嘈杂而诡异的战斗持续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哭脸人神念传音道:“不行,这莽牛手里的法器厉害。咱们却要又哭又笑,久战不利!”
笑脸人也神念传音道:“这世上真没有比牛头人敲钟更令人恼火的事情了。”
哭脸人道:“再这样下去我嗓子都要哭哑了,不如用计赚他。”
笑脸人道:“好!”
盛寵醫妃:狐貍王爺腹黑妻 坭小夭
二人一番交流,立刻定计,当即身子远遁十数丈外,拉开距离。
笑脸人高声道:“你法器厉害,我们法力更强。这场音道之争,咱们分不出胜败的。”
牛头人冷哼一声:“谁与你们比什么音道,我只要你们这些恶徒滚出葫芦洞天!”
他话虽如此说,手上却也停下了。
事实上,这尊玄钟是当年骑牛道人的法器,由他使来,还是颇为耗费妖力的。经过这长时间狂敲,他的妖力也有些后继不足。
双方心里,各自胆虚。
“要我们走也行,只是凭这个钟,还不够。”哭脸人大声道:“你敢与我比试别的吗?”
“比什么?”牛头人问道。
“比力气!”哭脸人道。
“嗯?”牛头人看着他:“你想和公牛角力?”
“怎么,不敢吗?”哭脸人鄙夷道。
“哼!”牛头人重重哼了一声:“有何不敢?你会尝到牛角的滋味!”
“很好。”笑脸人道:“你们各自显露本体,推住对方,谁先挪动位置,谁就输了,必须放弃这枚仙葫种子,如何?”
“可以!”牛头人点头道。
太上仙旅 能優斯特
气力,可是他最大的强项!
说罢,他将身一摇,瞬间显化原形,化作一头健硕黄牛。它若显露法相,可化作几十丈高大,可此时只比角力,它就只用了原形。
再看那哭脸人,却也是摇身一变,化作了一方青色顽石,一侧光滑的石面上画了一个诡异的哭脸。
原来它本体竟是一块没有九窍的顽石,只因被人画了这一张哭脸在石身上,就此点化了灵智。
“以为你是石头,我就顶不动你吗?”
“来吧!定!”
那哭脸人发出闷闷一声,石身一沉,瞬间重了岂止万均!
黄牛一甩头,哞哞两声吼叫,猛地冲上前去。
嘭!
第一下接触,竟然就让那顽石一阵摇晃,眼看就要失守!
而顽石反馈回去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撼动黄牛。
哭脸人也暗自心惊,这老牛不愧是追随骑牛道人数百年,蛮力竟如此惊人!别说是一块石头,就算是一座山,只需少顷,恐怕也要被他推动了。
只可惜……没有用。
那边笑脸人忽然身形一动,飞纵过去,将仙葫种子捡起来,而后拔腿就跑!
“敢尔?!”
黄牛顿时急了,怒吼一声。
天賦太高怎麽辦
这边哭脸人马上道:“你要是动了,就输了,那仙葫种子就是我们的!”
殘酷王爺絕愛妃
黄牛闻言一发狠,继续朝前用力。
嘭——
这边哭脸人却骤然收力,整块顽石被那牛角一翘,一下飞到了半空!
老黄牛重新化作牛头人,怒道:“你输了,将仙葫种子还来!”
熊霸天下 天叢
哭脸人也在半空化形,然后答道:“好啊,你去找他拿啊。”
说罢,他也御风转身,撒腿就跑!
“你们两个杂碎!”牛头人站在原地,目眦欲裂:“这不是欺负老实牛吗?!”
執子之守
他右脚一踏,轰的一声,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
……
第一层秘境里,各个势力闯入的人由起初的散落各地,开始互相遭遇,这片冷清多年的大地渐渐热闹起来。
只有某处大树下的某只小锦鲤,仍旧处于一片岁月静好之中。
無敵神魔
小月儿双手环膝,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身前那一大堆金光闪闪、令鱼眼花缭乱的宝物,无奈地叹了口气。
装不下了。
别来了。
可惜天不从鱼愿,不一会儿,又有一只灰兔子从草丛中窜出来,一头狠狠地撞死在树上。而后显化出一个小小的锦囊,似乎是某种自带内里乾坤的法器。
小锦鲤疑惑地挠了挠头。
唔。
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自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