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jca優秀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第5359章 攻心熱推-brxr5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说着话,陈六合迈出了一步,走向卢烈,但他这绝对不是鲁莽行事,他的目光,很仔细的注意着卢烈,一举一动一个微表情都不放过。
他这是在故意试探卢烈的心里承受能力和决心。
如果卢烈真的有不惧生死的胆魄,有着要跟他陈六合鱼死网破的决心,那么他会瞬间服软认怂。
如果卢烈没有这种决心,那么,他就可以慢慢的寻找机会了,慢慢给卢烈施加心里压力了。
“陈六合,你想她死吗?”卢烈情绪紧张激动,对着陈六合怒吼。
但陈六合并没有被吓住,因为他清晰的扑捉到了卢烈眼中的恐惧与怯懦。
卢烈不敢杀雨仙儿,不敢对雨仙儿这张最后的保命符轻举妄动!
“我不想她死,恰恰相反,我想让你们两都活着,你给她留一条生路,就是给你自己留一条生路。”
陈六合的脚步继续迈前,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她对我的重要性,为了她,我是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的,为了她,我不惜来你们天齐山以身犯险,这还不足够证明很多事情吗?”
“所以,我刚才说的话,都可以当真,只要你放了她,我就放了你。”陈六合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慢慢的瓦解卢烈的心里防线。
他知道,此刻的卢烈,一定是非常非常恐惧的,只要卢烈足够恐惧,就给了他击溃卢烈防线的机会。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你是一个刹人不眨眼的恶魔。”卢烈摇头的说道。
陈六合说道:“你想想看,杀了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无非就是让这天齐山上多了一具尸体而已。而雨仙儿对我来说,则是太重要了,重要过了性命!”
“我用你这条对我毫无用处的性命,能换回我女人的性命,这笔买卖对我来说太划算了,我何乐而不为呢?”陈六合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道,眼中都浮现着真诚之色。
聖龍的共妻
卢烈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闪烁了,似乎被陈六合的话语给说动了一般,心中的杀意和坚定有些松动。
但他还是很快回神,连忙退了几步,道:“陈六合,你不要再过来了,我会吓不住的,万一一紧张,就把雨仙儿给杀了,到那时候,你追悔莫及。”
“我相信你不会的,因为你是一个很惜命的人,你怕死。”陈六合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行。
“你杀我天齐山诸多门人,你要毁我天齐山的基业,我会跟你同归于尽。”卢烈厉声时候。
陈六合手掌轻轻压下,道:“你不会的,如果你要那样做的话,刚才就会杀了雨仙儿,何必要等到现在呢?何必要挟持着她逃走呢?”
“我知道,你只是想求生而已,所以,我很愿意给你这个机会,我刚才也跟你说了,放了她,我放了你。我陈六合说话,一诺千金。”陈六合道,他说话的方式很巧妙,语态和语调,都把控在一个很微妙的状态,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具备着很强的渗透力,能在无形中影响一个人的心神。
卢烈的眼神再次闪烁了几下,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似乎是在考虑着陈六合这话的真伪。
的确,他今天只想活着,连杀了陈六合的念头都没有了,因为他很清楚,他大势已去了,凭他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杀了陈六合。
所以,他只想活着,活着离开这个地方,所有的仇怨,只有活下来了,以后才有机会血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卢烈的神情波动,也被陈六合精准的扑捉。
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卢烈,其实说到底,我们之间也没什么血海深仇不是吗?你只是想帮诸葛铭神报仇而已,他充其量,也就是你的一个弟子,为了他,你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惨重了,我们何必再为了他不死不休呢?”
間諜王妃別囂張
“今天这笔交易,我觉得就非常的好,我要雨仙儿,你要命,咱们各取所需,本该一拍即合。”
完美嬌夫
陈六合继续蛊惑道:“你的命对我来说不值钱,雨仙儿的命对你来说也不值钱,对吧?但这两样东西,对你和我来说,又都很重要!我们正好交换啊。”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陈……陈六合,你怎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你怎么让我相信我放了雨仙儿之后,你就一定会放了我?”卢烈问道,内心已经松动的非常厉害了,求生欲望战胜了一切。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陈六合道,他已经慢慢前进了十多米的距离,他离卢烈之间,还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距离还是很远,所以陈六合没有轻举妄动。
巨星從影視學院開始
“试试?”卢烈冷笑了起来:“你真把我当三岁小孩子戏耍了?这东西不能试试,否则的话,就再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你觉得我会把我的小命压在你的身上吗?”
“那你说怎么办?”陈六合问道。
“让我带着雨仙儿离开,只要到达的安全的地方,我保证,我一定会放了她。”卢烈说道。
陈六合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道:“很抱歉,这种办法行不通,因为你在我的心理,已经没有半点诚信度可言了,你说的话,全都是屁话。”
“我也不可能让我的女人再一次离开我的视野范围。”陈六合说道。
卢烈的瞳孔狠狠一紧,盯着陈六合怒斥道:“那我们之间就没得谈了。”
“不谈的话,你必死无疑。”陈六合道。
“你的女人也要死。”卢烈狠声说道。
“你看看,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当中。你的命对你来说很重要,她的命对我来说很重要。咱们各取所需,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应该能明白。”
陈六合道:“刚才我也说了,我们之间其实没有深仇大恨,我没必要一定杀你。所以,我愿意放了你!”
“陈六合,别说那么多废话,我们两个人谁都不信任谁,所以这样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卢烈狠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