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6oc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搖滾教父討論-第832章 國王的領地推薦-w0mvq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Well,I“Ve.Been.Running.Down.The.Road
我已行到路的尽头,
Tryin“.To.Loosen.My.Load.
努力想卸掉心头重负,
I“Ve.Got.Seven.Women.On.My.Mind
我的心里有七位女人,
Four.That.Wanna“.Hold.Me,
四位想把我留在她们身边,
Two.That.Wanna“.Stone.Me,
两位恨得要扔我石头,
And.One.Says.She“s.A.Friend.Of.Mine.
还有一位说她是我的朋友……”
悠扬的吉他旋律,伴随着泰勒-斯威夫特清澈的嗓音,在兰杰斯体育场内飘荡着。
这座体育场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但却一点都不显得老旧。
穹顶的双层玻璃纤维结构,看上去带有一种颇为动人的“科幻气息”。
唯一可惜的是,这座体育场稍微小了些,在用作正常的“体育赛事用途”时,能够容纳的观众数量仅仅只有六万人。
神恩眷顧者 南無袈裟理科佛
当然,布置成演唱会的现场之后,可以容纳的观众数量要多了不少。
尤其是,最中央的区域,设置成“自由站席”,单单只是这一块,就能容纳数以万计的歌迷了。
但舞台背后,大约呈四十五度左右的一大片看台,却必须是空置,同样会减少不少观众席位。
总体算下来,按照这场演出的布置和规划,今晚的兰杰斯体育场,可以容纳的观众总数只是七万出头。
这个数字,比起洛杉矶玫瑰碗体育场的那一场演出来,显然是要差了不少。
但若是以流行乐坛的“平均水准”来衡量,也足以称得上“豪华”。
事实上,到场观众人数能够达到六位数的演出,放眼全球范围内,一年下来也没有多少。
能够达到七万人,已经算得上是“超大型”演出了。
按照【诞生】巡演的规划,若是不将其中与泰勒-斯威夫特合办的十九场演出计算在内的话,其余的场次,“平均观众人数”,就只有四万出头而已。
合办的十九场,规模要稍大一些,但也只有不到一半、总计八场演出,可容纳观众的人数在十万以上。
剩余的十一场,都在七万到十万人之间。
——在多伦多兰杰斯体育场的这一场演出,就是十九场“合办场次”当中,可容纳观众数量最少的一场。
虽然人少,但现场的气氛,却是一点都不差。
尽管是在寒冷的冬季,兰杰斯体育场内,却是给人一种燥热的感觉。
随着人群的跳动,不断有热浪升起。
音乐声虽然悠扬,但舞台下方,观众席中,却仿佛是群魔乱舞。
泰勒唱完了一段副歌之后,罗杰突然停下了弹奏,单手握着话筒,走到舞台最前方。
無限花錢系統
一个短暂地停顿,罗杰忽然微微附身,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一阵野兽一般的嘶吼。
“Take.It.Easy….
通靈小萌妻:老公,別心急 金北北
放轻松!
Take.It.Easy….
放轻松!
Don“t.Let.The.Sound.Of.Your.Own.Wheels
不要让你心里回响的声音之轮!
Drive.You.Crazy.
使你疯狂!
Make.You.Crazy.
韓娛之幸福小雨
使你疯狂!”
胸腔中强烈的共鸣,使得罗杰发出的声音不像是人类,反而像是狮、虎之类猛兽,发出的狂野咆哮。
在扩音设备的帮助下,死嗓的冲击力,在短短几句话的间隙里,便是传遍整座体育场。
这原本是一首颇为“小清新”的乡村摇滚,甚至于,与其说是“摇滚”,反而不如说更加偏向“乡村”多一些。
但在这带着恐怖冲击力的死嗓之下,这首《Take.It.Easy》,却是带上了一种极端金属乐的感觉。
甚至于,在罗杰嗓音的带动下,胖子敲鼓时的力道,都忍不住加重了几分。
体育场内顿时陷入了短暂地沉寂。
现场的歌迷们,仿佛都被罗杰这突然地爆发给吓呆了。
整个兰杰斯体育场内,只剩下罗杰低沉而充满震撼感的嘶吼声。
就连吉他、鼓点的声音,仿佛都被罗杰的嘶吼给压了下去。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
在绝大多数的现场演出当中,无论是何种类型的摇滚,主唱的声音,都是很难彻底将“乐声”给压下去的。
反而是反过来的例子要多得多。
事实上,能够和乐器的声音,尤其是鼓点和吉他,做到“平分秋色”的主唱,已经是颇为少见了。
当然,那种通过在扩音设备上调大人声、调低乐声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的,那是例外。
许多流行歌手喜欢这么做,以突出主唱的声音。
但在摇滚乐这个圈子里,这么做的人,通常都是要被圈内人所鄙视的。
怎么回事,小老弟?
嗓子不够劲,就作弊?
别在摇滚圈混了,去唱流行吧伙计。
比如说酷玩乐队,就因为喜欢在“调音量”上面“作弊”,而被许多摇滚圈的人所鄙视,不承认他们是一支“摇滚乐队”。
(注:咨询过一个十八线乐队的摇滚主唱这方面的问题,他的答复大概就这么个意思。是真是假也没法考证,看个乐子吧。)
罗杰的死嗓嘶吼冲击力十足,仿佛一头饥饿的雄狮,在朝着猎物发出死亡的威胁。
这种突如其来的冲击感,让整个兰杰斯体育场内瞬间陷入了安静,也营造出一种“人声压下乐声”的错觉。
但,错觉终究只是错觉。
片刻之后,随着短促而沉重的鼓声“重新响起”,杰兰斯体育场内,瞬间爆发出一阵杂乱的尖叫声。
之所以说是杂乱,那是因为,大多数兴奋地喊出声的歌迷,都是乐队的粉丝。
而冲着泰勒-斯威夫特来到这座体育场的歌迷,大多数则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乡村流行和乡村摇滚之间,受众上还有很大的重叠度的话。
那么定位为“青春偶像”的泰勒,她的粉丝当中,能够欣赏“死嗓”这种极端唱腔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但是,摇滚乐现场最大的特点,就是当现场的气氛足够热烈的时候,任何一个身处其中的人,无论是否喜欢摇滚乐,是否为此而着迷,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融入到这场狂欢派对当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在乐队粉丝的带动下,很快,泰勒的粉丝们,也忍不住融入进来。
我懂你的憂傷 七天七天
兰杰斯体育场内,数万名歌迷,开始随着胖子的鼓点声,玩起了人浪。
无数高高举起的双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被大拇指扣住,食指和小拇指则是笔直伸出,做出一个类似“山羊角”的造型,对着舞台上比划出金属礼的手势。
泰勒清澈而柔和的嗓音,和罗杰充满冲击力的死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给歌迷们带来极强反差感的同时,也将现场的气氛烘托到了顶点。
终于。
一首歌唱完,罗杰忍不住轻轻揉了揉胸口和脖子,朝泰勒打了个眼色。
后者顿时会意,走到舞台前,和前排的歌迷进行着互动。
罗杰则躲在后边,缓解着刚才那极端唱法所带来的轻微不适。
虽然说,死嗓主要是依靠胸腔来发生,和声带、嗓子的关系不大。
但气流在胸腔中的共鸣,给人体带来的负担是非常大的。
哪怕声带所承受的只是一点“余波”,也会有不小的压力。
罗杰的嗓子原本就受到过极大的破坏,在这种负担之下,一首歌下来,罗杰已经是感觉到,自己的嗓子颇为的难受,必须要进行片刻的休息。
“MD,那些死核主唱是怎么做到这么唱上好几个小时不休息的?”
罗杰的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疑惑。
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下来,一首歌,就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负担。
虽然还远远没有到唱不下去的程度,但要是让罗杰这么连着唱完一整场的演唱会。
不,哪怕是规模更小的Livehouse,罗杰也是没法坚持满一整场的时间。
恍然直接,罗杰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些以嗓音劲爆而闻名的死亡金属、黑金属、死核、碾核等等极端领域的主唱们,在演出的后半程,总是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失声”。
当然,或许有个别“天赋异禀”的家伙,可以这么连续唱上两三个小时而没什么压力。
但却绝对不适用于“大部分人”。
“反正我是做不到。”
罗杰嘴里嘀咕着,悄悄朝后台的方向走去。
后台,早就有助理注意到了罗杰的异常,连忙上前递上一瓶水。
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下去,罗杰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些。
添加了蜂蜜和柚子汁的矿泉水,对于缓解喉咙的疼痛,效果是非常出色的。
才喝了几口,罗杰就感到自己的喉咙传来一阵清凉,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顿时全部消散。
演出才刚刚开始,罗杰也没敢多喝,稍微灌了小半瓶就停下了动作。
——没办法,演出还有两三个小时才结束。若是喝得太多,中间憋不住了怎么办?
难道要学德国战车乐队,在演出的现场,来上一幕“超限制级”的画面?
那种事,罗杰可干不出来。
重新回到舞台上,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
看到吉姆投来关注的目光,罗杰比划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站在舞台中央,泰勒-斯威夫特的身后,轻轻拨动了几下贝斯的琴弦。
在没有做过特殊调整的情况下,贝斯的声音是很难被现场歌迷所注意到的。
尤其是在这种极端嘈杂的情况下,哪怕是耳朵最尖的观众,在没有刻意去注意的情况下,也很难听到这细微的响动。
但在带着监听耳机的泰勒耳中,这声音却是非常明显的“信号”,意味着罗杰已经重新做好了准备。
出馬走陰陽:我的狐仙情人
泰勒很自然地结束掉,和歌迷们的互动,抱着吉他,回到舞台上,站在话筒前,微笑着说道:“接下来这首歌,是向一位乐坛前辈致敬。”
泰勒卖了个关子,并没有说出这首歌的名字。
但当她的手指开始在吉他琴弦上扫过,仅仅只是几个小节的旋律,现场中绝大多数的歌迷,都忍不住跟着这段经典的旋律,在原地跳起舞来。
罗杰站在舞台前,手指轻轻拨动着琴弦,对着话筒,轻声唱道:“It.Was.a.Teenage.Wedding,.And.The.Old.Folks.Wished.Them.Well
这是年轻人的婚礼.老人们给他们祝福
You.Could.See.That.Pierre.Did.Truly.Love.The.Mademoiselle
你可以看出Pierre真的爱这个女孩
And.Now.The.Young.Monsieur.And.Madame.Have.Rung.The.Chapel.Bell,
现在年轻的先生和女士敲响了教堂的钟声
“C.Est.La.Vie“,Say.The.Old.Folks,It.Go.To.Show.You.Never.Can.Tell
这就是生活.老人们说.你永远无法预测……”
和之前那极端的死嗓不同,在这一首歌上,罗杰并没有在唱法上做什么“魔改”。
嗓音轻柔而沙哑,仿佛砂纸摩擦的声音,略显刺耳,但却带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几个聘请来的“伴舞”,在贾森和吉姆的带领下,在舞台上跳起了一种滑稽的舞步。
查克-贝里的经典代表作,被九十年代的经典影片《低俗小说》带动起了一波潮流。
从那之后,每当这首歌的旋律响起,总会有许多人,开始跳起在北美颇为流行的“扭扭舞”。
文森和米娅那显得颇为“滑稽”的舞步,反而成了这片土地上的一种“时尚”。
在轻快的旋律下,“扭扭舞”那滑稽的动作,仿佛传染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兰杰斯体育场。
在所有人都开始扭动起身体的时候,那些因为害羞而不愿加入的少数观众,反而成了异类。
为了不被人用异样的眼光去注视,他们也纷纷加入其中,小幅度地挥动着拳头,扭动着大腿和腰肢。
很多时候,人在害羞的时候,感觉颇为的难为情。
但一旦放开了自己,马上就会感到“真香”。
这些一开始还显得颇为害羞的歌迷们就是如此。
在放开了自己,加入到全场“齐舞”之后,却是渐渐地兴奋了起来,脸上都隐隐透出潮红色,双眼冒光。
无论是哪一种音乐类型,全场歌迷一起大合唱的场面,那是很常见的。
哪怕十几万,甚至数十万人的大合唱,也不是没有过。
但全场歌迷一起跳着同样的舞蹈,却是极为的罕见。
不,已经不能用“罕见”来形容了。
简直是“史无前例”。
现场的导播显然不可能错过这一幕,除了几台摄像机依然对着舞台之外,绝大多数的摄像机,都用来捕捉兰杰斯体育场内的盛况。
无论是在现场直播当中,还是在后期制作纪录片时。
这种数万人同时起舞的场面,都是非常珍贵的“素材”。
看着舞台下方的歌迷们,随着自己的音乐,如此忘情地狂欢起来,罗杰的心里,也是忍不住涌现出一阵自豪和喜悦。
就仿佛一位国王,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