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0et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帝國-1217整個人都不好起來展示-226p2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大人!”哈吉如今已经换上了一套体面的衣服,只看他这身穿着,差不多已经和爱兰希尔帝国人差不多少了。
可惜的是,即便是穿上了这身衣服,他依旧还是弯腰驼背,卑微的如同一个乞丐一般。
他站在那里,弓身给马文请安的时候,单膝跪地的动作,让马文都微微愣了一下。
毕竟,在爱兰希尔帝国,跪拜大礼实际上已经不怎么使用了。面见皇帝是不需要跪拜的,下级面见上级,也并不需要如此行礼。
只是在一些低等民族,比如魔族觐见皇帝陛下的时候,才会有跪拜出现,当然这也是极个别的情况,不做一般讨论。
但是现在,眼前就有这么一个人,单膝跪下,低头对着他行礼,这让他微微怔了一下。
“这是您的翻译,大人。”伯里森介绍了一下,然后就把一个翻译器递给了马文:“实际上,用这个人也就是让沟通更方便一些。”
接过了翻译器,把这个机器挂在了自己的腰间,马文伸手做了一个可以起来的手势,然后就对翻译说道:“走吧!我们去见见那个使臣。”
“大人,不洗漱一下,休息两个小时再说?”伯里森一愣,然后开口带着建议问道。
按照他的想法,来的都已经是部长级的高官了,怎么也不可能马上面见使臣。再如何着急,也要先晾对方几个小时,让对方老老实实等待一阵子,杀杀对方的威风才对。
可没想到的是,面前的这个外交部长,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刚刚出了再入舱,就嚷嚷着要见对方使臣了。
“不用了!我在飞船上已经洗过澡了。直接去见见使臣吧,工作要紧。”马文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前走了两步。
略一思考,伯里森也就释然了,他也觉得,如果自己被闲置了快三年时间,然后才被安排上前线,自己也会迫不及待吧。
于是乎,他很是善解人意的继续说道:“如果大人想要马上开始谈判,我就安排晚上的欢迎宴会。”
“谢谢!”马文微微点头,对伯里森这个军官的安排非常满意:“尽可能的简单一些。”
这句嘱咐其实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因为并非直属,伯里森作为军方的前线指挥官,也不会太过铺张浪费。
况且,谁会去刻意巴结一个冷衙门部长呢?要知道,外交部现在可是都快成爱兰希尔帝国的笑话了。
“你们几个,护送部长大人前往对方使节所在的帐篷!”伯里森命令几个傀儡机器人,然后把这几个机器人的指挥权移交给了马文:“现在起,你们负责部长大人的安全,听从他的调遣!”
几个傀儡机器人立即立正敬礼,两个走在了马文的前面,剩下的跟随在了马文的身后。
于是,马文带着这个原来不叫哈吉的哈吉,跟在带路的几个傀儡中间,走向了狂风帝国傀儡所在的帐篷。
巫寵
作为一个厉害的魔法师,马文部长的安全其实不太需要保护,但是应有的待遇是必须要有的,如果一个部长身边都不跟几个护卫,明显就有点儿太过草率了。
走到了帐篷前面,几个傀儡机器人就分列在了门口两边,然后立正转身脸朝外停住了脚步。
器王煉天 好大一只文盲
经过了短暂培训的哈吉知道,这个时候该他表现了。于是他上前一步,帮马文挑起了帐篷门口的帘子,让马文可以很方便的走进帐篷。
而他挑起了帘子的同时,坐在里面的狂风帝国的特使弗根,也意识到,终于有人想起他了。
此时此刻,距离弗根走进这个帐篷独自等待,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了。
这样漫长的时间,让弗根经历了许多难忘的瞬间。就比如说,在两三个小时之前,他最难熬的还是口渴。
可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他已经顾不上自己干涸的嘴唇了。因为他开始尿急了……
至尊頑主
美利堅夢幻莊園 鉑金
作为一名帝国特使,他也不好意思脱下裤子,就在帐篷里解决自己的私人问题。
于是乎他就只能忍着,一直忍受到现在,正好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就在他纠结,要不要走出去,问第一个见面的人厕所在哪里的时候,帐篷的帘子突然被人从外面挑开了,这一响动吓得弗根差点儿一哆嗦,然后就索然无味起来。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在经过了巨大的挣扎之后,他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好不容易才没有出丑。
但是让他尴尬的是,现在的他,为了强行忍住,姿势其实是非常扭捏的。
此时此刻,他的身体就好像是抽筋了一样,百转千回的站在马文的面前。
看到对方的马文也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对方帝国派来的特使,竟然是一个中风的半身不遂病患。
天道封仙 月偏
都已经病入膏肓了,竟然还坚持来这里找虐,这种敬业的精神,一下子就感动了马文。
然后马文就走进了帐篷,绕过了帐篷里的桌子,对后进来的哈吉吩咐道:“告诉他让他坐下吧!就不要行礼了。”
“你可以不用行礼,坐下吧。”抱上了大腿的哈吉,在对弗根翻译的时候,语气就显得不那么恭敬了。
弗根一愣,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似乎眼前的这个翻译,是他们狂风帝国的平民。
他强忍着尿急的感觉,惊讶中带着疑惑开口:“你是个农户!怎么会在这里?”
哈吉倒是没隐瞒,直接开口回答道:“我现在已经为神的国度工作了,是翻译,不是农户了!”
马文看了一眼哈吉,他戴着的入耳式蓝牙耳机,已经帮他翻译了哈吉的话语。
不过他倒是对两个人的事情不怎么关心,对于他来说,完成外交任务才是最主要的。
想到了这里,他伸手轻轻一按,打开了桌子上的饮水机护盖,然后轻轻一按,一股清澈的水流就倾泻到了杯中。
从里面取出了杯子,马文将水杯递给了弗根:“喝口水吧,看你的嘴唇都干得裂开了……喝完,我们再说。”
“这位大人让你喝口水润润喉咙!”哈吉有点儿不满对方依旧把他当成低贱的农户,于是带着情绪哼道。
“……”弗根突然觉得胯下一紧,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