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2q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戰士 二流高手-1042.都是假的熱推-ecfmj

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对不起,还不至于五体投地。他们对于不了解所以才会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罢了。你这一套要是放在平台的七阶的身上那就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了。”
圣·安娜听着安琪儿的话之后笑了笑。虽然自身知道自身的状况,但也并不曾反驳安琪儿的话。毕竟其中还是有着一定的道理的。
毕竟战争平台的七阶的确是面对自己的手段的时候都可以结合自身的特性找出一个解决方案出来。这些就绝对不是对面那些半神能够相比的。
末日最強召喚 流逝的霜降
看看对面那些不过是被自己稍稍诅咒了一下,然后被安琪儿远距离击伤了几个,之后再被关云冲上去加上朱安钱和阿尔文偷袭之后就不敢随意出手家伙们。
圣·安娜也忽然觉得将他们吓到了好像也不值得自己如何称赞的。毕竟这些家伙说是半神巅峰,可单属性的半身巅峰有什么作用?
在战争平台之中单属性的半神巅峰好像几乎就从来不曾出现过。超凡倒是有着单属性的,可是在面对成就半神的危机的时候,他们都是最先死掉的。
因此即便是成就了这样的巅峰半神。但是在圣·安娜等人看来依旧是弱的简直就是没眼看。于是看着对面那些被自己吓到了的半神。
圣·安娜索然无味了起来。随后趴在了安琪儿的后背上L:“既然你不对我五体投地,那就我来对你五体投地吧。”
李凯目不斜视的看着远处的一个个半神。对于身边如同拉拉一般的行为李凯就当做不知道,不了解。也没的兴趣去八卦。
“快了,快了。那边就快要撑不住了吧。”李凯的脑海之中将一个个情报全都汇总之后脸上带着笑意的在心中想到。
……
卢奇看着每天都会传回来的情报。他此时的脸色也已经不仅仅只是难看那么简单了。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帝国的边境线一退再退。图鲁帝国的疆域已经没了接近二十分之一了。
而他寄予希望的北方还不曾有着任何的情报被传送回来。当然了,也不曾有着任何一个半神是从和那边死回来的。
“不过几个半神而已。为什么会处理的这么困难?”但随后想到李凯这边也是神灵的一方势力之后,卢奇也就有了自己的猜测。
估计就像是我们其他边境线上应对其他的势力一般靠着信仰之力接连降临才将那边的形势给拖延住的的吧。
想到这里,卢奇的面色稍稍显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毕竟他是能够等。但是领土范围不断缩减的这番情况下。神灵是否会生气他可是不清楚的。
師父不斷袖
因此必须加快脚步才可以。可这件事情不是不在战场之上的他上嘴唇碰下嘴唇一下就可以决定的事情。
他倒是想要快一点。但这种事情你也要看那些处于战斗中心的人答不答应啊。
要知道此时北方这边应对战争之神的十多个接近二十个半神可都不想和战争之神麾下的信仰者死磕的。
二十个之中除了之前一批活下来的六个之外,后来来到这里的十三个大多数都是曾经教皇的麾下。
龍吟洪荒
虽然教皇一句话就将权利交给了卢奇。但是那也只是教皇的话而已。卢奇还不曾展露出自己的本领如何能够让他们认同呢?
而他们不认同你,都是半神层次的家伙,那我们问什么要因为你的一个命令就上去送死?并且还是那种魂飞魄散连回归神国重生都做不到的死亡?
只要不是傻子,他们就绝对不会愿意让自己变成之前的那些死在战争之神麾下半神手中的同伴一般的情况的。
因此,来到这边和李凯这边僵持的接近二十个半神就是拖着。只要李凯这边不动手。他们也绝对不动手。
不要和老子扯什么信仰之类的东西。机缘到了自己都能够成就神灵。信仰是因为当初世界毁灭他们不曾成神才不得不做出的跟随战斗之神的选择。
你还真当老子的命都是战斗之神的啊?没什么危险的情况下你让我上没问题,那个时候我就是信仰最坚定的战士。
但是危险是魂飞魄散的情况下,那就抱歉了。老子还没活够。老子还不想死。
所以卢奇一直都不清楚北方自始至终就不曾发生什么激烈的战斗。双方从一开始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时间就在卢奇干着急的日子之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终于到了领土疆域从一开始到了现在已经丢失了五分之一的时候。卢奇忍不了了。
身影走除了战斗之神主神殿去往了北方。
当然了,他也不是自愿的。但是没办法。没了五分之一的疆域就是没了五分之一的信仰之力。
不光是其他方向的半神因为信仰之力的减少从而数量开始降低。就连战斗之神都不得不给卢奇传下神谕告知对方如果对战争之神的行动不行的话就先放弃掉。此时此刻保证信仰之力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因此他再也不能高傲钓鱼台之上看着其他人拼死拼活了。他必须要去看看北方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拖延这么长的时间还不曾处理完。
……
“你们就是这样回应战斗之神的信任的吗?”卢奇脸色难看到如同冬月里面的寒冰一般。估计寒气都可以将普通人直接冻死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让我们去拼命。你怎么不上?教皇当初在的时候可从来不曾让我们说你直接以命换命吧。”一个半神不屑的看着卢奇开口说道。
而卢奇听到之后眼神泛着凶光的看着对方:“如果你们不愿意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你们知道你们这样的行为造成了多么眼中的后果吗?
神灵的信仰之地范围减少了五分之一。这样的后果你们能够承受吗?你们承受的起吗?”
听着卢奇的话,一个半神站起来走到对方的面前:“神灵的信仰之地是教皇带着我们一点点的开辟出来的。现在失去了是因为你执掌信仰之地的原因失去的。怎么?打算将失职的事情扣在我们的头上?”
“你什么意思?”卢奇和对方的双眼对视在一起。口中吐出的话语好像冬日的风一般寒冷刺骨。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实事求是的将事情说出来而已。”半神鄙夷的看着卢奇说道。
看着一个个眼神戏谑的盯着自己的半神,即便是当时跟随着自己一同降临的三个半神也是如此,卢奇心中终于生出了不安的感觉。
“你们难道打算违背神灵的旨意吗?对付战争之神是神灵下达的神谕,你们难道不打算遵守吗?”
“我们一直遵守着。只不过因为对面的实力太强大了。所以我们只能够先和对方僵持着而已。”
“放屁。我看你们是想要背叛战斗之神。你们在这里根本就是……”
“行了,卢奇。在这里说这些话是没有用处的。”忽然一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一个身影将卢奇的话打断了。
卢奇诧异的转过头看了过去。随后瞳孔收缩了一下。之后厉声说道:“教皇,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你……”
“虽然我出现在了这里,但是我什么都没做。他们不听不你的命令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你……你……他们之前可是说了如何敬佩你的。你还敢说和他们没关系?”
教皇笑了笑:“当然,他们敬佩我也不可能所有的事情全都听我的。毕竟每个人的生死都是独立自主的。不是其他的人可以任意操控的。
从你降临开始的一切行为都在表明这你对他们的生命根本就是当做消耗品一般去使用。试问这样的情况你如何让他们选择信任你?
黑籃論帝王的勝 依韻黎
所以造成此时眼前这番局面的是的你做法,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的。”
卢奇闭上嘴看着一张张面带讥讽的脸,他此时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教皇此时则是淡淡的看着对方,最后无声的笑了笑:“你不需要如此的仇视我。毕竟我未曾对你有着任何的伤害。而且你也是有功无过的。”
土匪皇妃
卢奇一愣:“什么意思?”
教皇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想要在接下来一具剿灭战争之神的信仰也不会如此简单的。”
话音落下之后,卢奇好像忽然感受到了什么一般,他陡然转身看向了身后一个个浮现出来的身影。
“你们是那些之前证明已经死亡的半神?你们怎么会?”
教皇脸上露出笑容:“不过就是演一场戏罢了。而这场戏的观众从始至终就还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之神一方。”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卢奇将视线收了回来之后看着教皇,他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疑惑的看着教皇。
“很简单。我说了,一场戏而已。”
“你给我解释明白一点。”卢奇低声吼道。
“好的,既然你想要听,那我当然会解释给你听了。”教皇笑着说道。说完之后脸上更是出现了笑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其实发展势力不过就是如同交易一般。战争之神那边想要做的无非就是趁着帝国轮回战的时候借用我们身边的敌人然后限制我们的发展罢了。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能将计就计呢?”
“怎么将计就计?”
“他们借用周围其他的势力打击我们。那么我们也就借用着其他的势力的打击来隐藏力量。”
卢奇惊愕的看着教皇:“所以你让这些半神假死从而从另外几个交战的地方抽身出来然后来到这边?”
“是的,我和我们周边的其他的势力做了一个交易。那就是相互之间的情报需要统一、”
卢奇想了想之后问道:“你给了他们什么样的好处才能够让他们和你完成这场戏?”
教皇:“好处?确实是给了他们不小的好处。比如说接近一半的疆域。”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一半的疆域意味着什么?那可是几乎一半的信仰。你就能够确定你的计划可以百分之百的成功吗?你就不担心神灵的惩罚吗?你要清楚神灵对信仰之力的重视程度可不是随便说笑的。”卢奇好像看着疯子一般看着对方。
但教皇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卢奇:“那又怎么样呢?先不说解决了战争之神的问题我们还可以打回去。就说他们占领的疆域,你不觉得他们占领的很快吗?”
卢奇一愣:“你动的手脚?”
“我早在发现战争之神的势力出现在这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真正对我们有着信仰的人在就进行转移了。被其他的势力占据的那些地方的信仰都不是多么纯粹的。所以疆域大小无所谓。信仰还在就可以。即便是神灵也不会怪罪的。”
卢奇看着一步步好像都早早的谋划好了的教皇,他的眼中带着某种惊疑之色的问道:“那么我来到这里……”
“那是我与神灵沟通的结果,你还真的以为你会代替我吗?可笑至极。
你根本不就不清楚我与伟大神灵之间的关系。因此妄想替代我。我看你是做美梦吧。”
“你和神灵之间的关系?”卢奇盯着教皇。
而教皇呵呵一笑:“我是神灵未曾成神的时候就跟随着的骑士。我是神灵当初成就贵族身边的管家。我是神灵成为国王之后的臣子。我是神灵最中心的奴仆。”
看着教皇,卢奇面带惊容的看着对方久久无言,之后才继续说道:“我来到北方有什么作用?”
“当然不会什么作用都没有了。你的作用相反还很大。没有你的话怎么可以让战争之神那边的那帮人觉得我们是狗急跳墙呢?所以你必须做好这件事情。”
“我带领着这些半神冲锋,你们负责在占据优势的时候一具歼灭?”
教皇点了点头:“不仅如此,我怀疑对方不应该只有着几个半神冒出来。我估计对方应该是还有着一部分的底牌。所以我们必须有着防备。”
卢奇看着这个老家伙,认认真真的记住了这张脸之后,他嗤笑了一声:“好,我会带人冲锋的。”
教皇轻轻的点了点头:“放心吧。这一次我们没有人会死亡的。并且在疆域扩大了之后我也需要你来辅助我的。”
对于这一句话卢奇就当做自己不曾听见。毕竟这个老家伙说的话都是让人觉得不可信的。
……
“你在干什么?”安琪儿看着李凯身后那开启的一条条星路,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李凯在让战争平台降临一个个半神。
但是她十分疑惑为什么李凯会选择这个时候。并且是如此没有一丁半征兆的就开始让人降临。
要知道降临的半神过多的话可是会让他们自身的收获变小的。因此不到关键时候其实他们都不喜欢李凯降临太多的人来分他们未来的收获的。
可李凯只是对着对方说了一句:“那个战斗之神坐镇主神殿的人来了。”
这件事情安琪儿当然是知道的。甚至这个消息都是她告诉李凯的。至于为何会知道卢奇就是那个坐镇主神殿的人。
那就不得不说朱安钱的厉害了。对方将一个个给卢奇传递过消息的超凡都在战斗之神主神殿周边给抓了起来然后问出来。
妙妻上崗:方少多指教 遊塵居士
因此他们这边才能够确定卢奇的身份。所以才能够在对方来到这边的时候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来了来了呗。怎么了?”安琪儿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时候她也没兴趣问李凯召唤更多七阶降临的事情了,因为这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了。所以就不要那么多的废话了。
“来了就代表着对方估计是忍耐不住了。准备发起总攻了。也代表着我们和对方的正式冲突就要到来了。因此必须竭尽全力,不能给对方任何的可乘之机。”
“我们几个人的实力虽然不一定够用。但是也不需要你召唤出这么多的半神出现吧?”安琪儿看着一个个从星路之中走出来的身影。
她也不由的稍稍的脸色有些变化。毕竟李凯既然让这么多的人降临了。那么就很有可能代表着就是需要这么多的人。
否则就放在李凯这个总是喜欢将自己的底牌偷偷摸摸藏起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一次性几乎降临了可以降临的数量上限呢?
“我们几个人的实力虽然不一定够用。但是也不需要你召唤出这么多的半神出现吧?”安琪儿看着一个个从星路之中走出来的身影。
她也不由的稍稍的脸色有些变化。毕竟李凯既然让这么多的人降临了。那么就很有可能代表着就是需要这么多的人。
否则就放在李凯这个总是喜欢将自己的底牌偷偷摸摸藏起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一次性几乎降临了可以降临的数量上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