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c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四十二章 山水樓之勢(上)看書-sj2j1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我见桃花多喜人,桃花见人许是我。
春回大地,空气里开始透出一丝暖意了。居心离开后,何依依的生活安静下来,每天几乎都是那样,大多数的时间沉浸在《春秋志》之中,努力地去分析一道又一道代表万事万物的色彩。他要从那些事物中找寻道事物气息变化的规律,万物更迭演变的方向。
虽然他几乎不会离开山水楼,但随着对《春秋志》篇幅的研读增加,他已经可以感知到周围的变化,以及一种被他称作为“势”的存在。气势、态势、氛围等等都是“势”的一种。他能感受到这些,并且能依据这些去探究已经发生过的时,和演算即将发生的事。
从一开始,对绿菱的往事感知,到现在,他在不参与到事物变化之中时,逐渐可以去演算可能会发生的事了,虽然还只能探究普通人或者比较弱小的修炼者。但毫无疑问,这是显著的进步。因为感知已经发生的事可比演算未来的事简单许多。只是,令何依依感到遗憾的事,这么久过去了,依旧没能感知到时间长河,放在他这儿来说是历史长河。
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历史观测者、记录者以及赞颂者,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执行真正职责打基础。
聖獸戰神
就这般,他在被桃花包裹的山水楼里,度过了一整个安静的春天。
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沉睡在意识之中。这看在侍女绿菱眼里就像是他在看书打瞌睡,绿菱胸膛里一颗少女心对成年男子有着迷一般的好奇,她时常在为何依依添完茶水后,见他闭眼“打瞌睡”,便悄悄站在他旁边,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
绿菱以为这是自己的小秘密。
何依依就把这当作是她的小秘密,不去触碰。
第五蔷薇照她说的那样,不会在伤势发作的时候出现。一整个春天,从第一阵春风吹拂那天后,就没再出现。
从桃花开放,到桃花凋零,一直都是何依依独自一人,在山水楼里苦读。何瑶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虽然何瑶每次来,都只是小坐一会儿,简单地问候,并没有说其他,但何依依还是捕捉到了流露在她身周那丝丝缕缕不安分的气息。他知道,自家姐姐,可能碰到麻烦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了解自己姐姐的性格,知道她肯定不会主动跟他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就开始自己去感知和推测。
因为无法直接询问本人,所以感知起来更加困难。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一团不知道是由什么组成的混沌,没有头绪,没有方向,能做的只有反反复复思考推演。他几乎是将何瑶可能碰到的问题都想了个遍,每个问题都进行了一次符合因果逻辑的推演,但往往都能演算到结果,但找不到起因,因此也就无法建立起完整的联系。
春天最后一个月的下旬某一天,他如往常一样,先是研读分析《春秋志》,严格按照第五蔷薇安排的那样,研读到一定程度就停下来休息,休息的时间,便是他思索何瑶之事的时候。现在于他而言,何瑶之事已经不是单纯的弟弟关心姐姐了,而是被他当作了一门检验学习成果的“作业”。
为了推演何瑶之事,他这段时间用的白纸比以往多了许多。他把白纸当作是一个空白的模板,然后往里面填充,根据能够感知到的内容,不断扩充,这相当于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他把叶抚的话牢记于心,“你无法对一件事有完全的把握时,你最好当作自己不懂这件事”。所以,他没有轻易用自己推演出来的内容去试探何瑶。
作为弟弟,他清楚自己这个曾经的天才姐姐,不是笨蛋,是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
今天的第十次推演结束后,他下意识从旁边取纸继续,但是发现纸用完了,便连忙呼唤,“绿菱!绿菱!”
外面很快响起小碎步,绿菱推开门,脸蛋红扑扑的,“少爷,什么事?”
“纸用完了,你帮我再拿点过来。”
死亡筆記 王者鑒明
绿菱看了看旁边有些散乱的纸堆,不由得想原来读书这么废纸吗?难怪大哥说钱快不够买纸了。她没有愣着,跑着到一楼的库房去,抱了一大叠纸上来。
“少爷,够用吗?不够我再抱。”
何依依笑了笑,“够了够了,你当我是吃纸的怪物啊。”
绿菱跟着何依依几个月了,相处得比较融洽,有时也会开些玩笑。她抿嘴笑道,“可不是嘛,读书人不就是吃纸的怪物。”
何依依呵呵一笑,“你这么说,可就不讲道理了。”
绿菱掰起手指算,“我一个月,正常花费大概要用六十五个铜钱,但少爷你一天用的纸,要花五百多个铜钱呢。”说着,她恍然,“哦不对,那是以前的价格,纸现在涨价很多,要用三千多个铜钱才对。”
何依依愣了愣,“涨了这么多?”
绿菱嘻嘻一笑,“少爷大概不知道吧,连沧国大纸厂所在的福意城发生了动乱,很多纸厂都关了,就一两家还撑着。而这段时间,耗纸量又高,所以就涨价了,涨得可快了,这个速度下去,下个月过不完就要翻十倍了。”
“动乱?什么动乱?”
绿菱蹙着眉,“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是听说好像是那里出现了什么妖怪之类的,似乎是个宝贝,因为福意城挨着锈龙国,锈龙国有个王爷带人去抢那个宝贝,本来是隐藏身份的,但不知道被谁泄露了,然后朝廷那边就认为这是锈龙国对连沧国主权威严的践踏,立马出兵镇压,羁押了那个王爷。”
“然后呢?”
绿菱挠头尴尬一笑,“嘿嘿,我哪里知道,这些都是我上街时听别人说的。”
何依依点点头,“好吧。”
“少爷还有事吗?”绿菱睁着大眼睛,盯着何依依。
何依依皱着眉,“没什么了。”
“那绿菱先出去了。”
绿菱转身向外面走去。
何依依忽然想起什么,叫住了她,“你兄长有跟你联系吗?”
“有啊,前些天还写了信。”
“他是不是让你寄些钱给他?”
“嗯……”绿菱心里一咯噔,难不成少爷看过那封信?“怎么了,少爷?”
何依依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瞧着绿菱一脸好奇的样子,又打住了,“算了,没什么。这段时间你哪里也不要去,就待在何家。”
“啊……”绿菱虽有不解,但应了下来。她本来是想,找个时间请假,回去看看父母和兄长,但少爷这么说了,就只好暂时搁置一下。
“你出去吧。”
奪嫡
“嗯,少爷有吩咐就叫绿菱。”
绿菱带上门,走了出去。
何依依看着门的方向,悠悠吐出一口气,呢喃道,“我也不好过分干涉,但希望你别乱走吧。”
他摇头拂去其他念头,立马重新投入到推演之中。
绿菱给他带来的消息,彻底点醒了他。他先前一直以为,何瑶身周那股浮躁的气息是她碰到了什么麻烦事,但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如此。
何家是君安府第一大家族,君安府是连沧国最富裕的城池,比国都还要富裕。只不过君安府不在政治、军事以及民生上参与,单纯地选择经商。但,这仍旧无法改变君安府无可取代的地位,以前很多人猜想,连沧国之所以不在君安府设置任何军事、分权政治机构便是把君安府当作备用国都。
君安府的地位是不亚于国都的。身位君安府第一家族的何家,毫无疑问,在整个国家是除了皇室和首席军事政要家族以外,话语权最大的家族。何家控制着连沧国最大的灵石矿,便控制了君安府甚至整个连沧国的商业命脉,以及主要军事资源命脉。这样的何家,无疑是能够参与到国家大事的商讨之中的。
分析到这里,何依依脑海中有了基本的画像。他想,姐姐身周那股浮躁的气息,多半源自于福意城的动乱。
他再次将福意城动乱进行拆解分析。
如果绿菱说的没错的话,整件事起源是福意城出现了一个很珍贵的妖物,珍贵到锈龙国一位驻边王爷冒着风险隐藏身份前往争夺。然后这位王爷被人发现身份,被众人知晓。邻国的驻边王爷,再没有提前告知别国朝廷时,擅自隐藏身份潜入,甚至还带着手下,这无疑会被定性为恶性的主权威胁。
不出意外,朝廷第一时间派兵镇压,羁押了这位王爷。
何依依仔细想了想,觉得起源可能并不是那个珍贵的妖物。他并不觉得,一个珍贵的妖物会让一位驻边王爷亲自出马。驻边王爷直白点就是震慑将军,是只存在于敌对国之间,或者未建立友好关系的国家之间,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可能会导致国家之间的战争。
何依依想到这儿,开始在记忆里搜寻,他记得自己听过锈龙国的驻边王爷。得了《春秋志》后,他对自己见过、感知过的存在更为清晰了,所以很快就纷杂的记忆中找到了锈龙国驻边王爷的信息。
谦明王。曾经率领锈龙国第三讨敌军,历时五年,先后从连沧国、高玉国手中收回被侵占了的十三座城池,完成了之前震慑将军二十多年都没完成的壮举。他在军中的威望一度压过了锈龙国皇帝,被称作是“千军之手”、“第一震慑将军”。不可谓不是是传奇人物。
这样一个人物,你说他莽撞到擅自闯入他国,还被别人发现身份,何依依怎么也无法去相信。
想到这里,他重新洗码推演,将推演范围扩大到整个“树冠之地”。他觉得锈龙国与连沧国之间的摩擦绝对不是偶然,也不会和平收尾。
一整个下午过去,何依依全神贯注,不断推演分析,身旁的废纸堆堆了半腿高。
夜里某时刻,何依依豁然抬头远望窗外时,见到在天空幽幽散发暗光的雕琢气太阳。这个太阳不仅是太阳,还是月亮,一直的圆月。
異世之無限囂張
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或许这个快被人们习惯的太阳,才是一切的源头。
嘎吱——
他的门被推开了。
敢不敲门直接推门的,只可能是何家他的直属长辈、他的姐姐和第五蔷薇。
一股浮躁的气息用来,他知道,姐姐何瑶来了。
何依依转过身,“来了。”
何瑶关上门,笑问,“感觉好点了吗?”
“每次都市同一个问题,姐姐不觉得烦吗?”
“说什么呢,我要是不问,你又得说话不关心你这个弟弟了。”
何依依莞尔。
何瑶瞧见何依依腿边的废纸堆,“这么用功啊。”
“是啊,再不多用点功,就要被蒙在鼓里了。”
何瑶瞧了瞧何依依一副疲惫的神情,关切道,“你伤没好,还是要多注意休息放松。”
“这是肯定的,我要是不好好休息,早就被第五蔷薇干掉了。”
“别把女孩子说得那么凶。”何瑶白了何依依一眼,“你这是偏见。”
“才没有什么偏见。”何依依仰躺在轮椅上。
“你小子越来越没礼貌了。”
“姐姐不也是吗?”何依依瞧何瑶肩膀塌着。
何瑶坐直了一些,“姐姐忙上忙下,到这儿来,你还不允许我偷偷懒?”
“哈哈,山水楼永远欢迎姐姐偷懒。”
“别说得那么不优雅!”
“优雅过时了。”
何瑶眯着眼,“哎,我是听出来了,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何依依没有否定,嘴角弧度轻轻上扬,“姐姐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能忙什么,忙来忙去就那么点事呗。”
何依依头偏向一边,“几天前,我感受到何家气息下沉内敛了,应该是你和父亲离开何家了吧。”
“嗯,商业的事。”
“只是商业的事,父亲这半告老的人可不会跟你一起出门。”何依依手指轻轻摩挲轮椅。
何瑶目光泛动,“何依依,你在质疑我?”
玩轉魅色男團 沫分離
何依依好久没被何瑶这么看过,一时间又想起以前被支配的无奈,但只是一下子,他很快反击,“是的,我在质疑你。”
何瑶表情忽然又柔和起来,“但你也只能质疑。”
“那可未必。”
何依依附身,手向废纸堆伸去。何瑶下意识要去搀扶,但何依依立马又正身。
何瑶蹙起眉,她看不懂何依依这个动作。
而何依依却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他注意到了何瑶想搀扶自己的动作,而也就是这个动作,让他对即将说的事,垫了个很好的底。
“姐姐,我猜,你是跟父亲一起去了国都,见了皇上吧。”
何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甚至神情都有变。她双腿交叉着被衣袍盖住,手叠放在膝盖上,“然后呢?”她并没有问为什么。
何依依目光灼灼,“然后,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皇上要何家做什么,”他语气沉顿,一字一字说,“全!部!拒!绝!”
何瑶眼神变得深沉清幽。
“理由,我需要一个理由。”
何依依十指交叉,紧紧握住,“你觉得一个控制了一座灵石矿的家族,能够跟趋势对抗吗?”
“何家需要一个蜕变的机会。”
“这不是跟朝廷合作的理由。”何依依说,“谦明王被捉,是个陷阱!”
何瑶眼瞳微微颤抖,“你知道?”
“谦明王是个常胜将军,但他同时也是个战争狂人。”何依依说,“擅自闯入连沧国国土,然后身份暴露被捕,这根本就是他想看到的。”
“那你怎么解释文龙的事?巧合?故意而为之?”何瑶语气凛冽。她并不会因为何依依是她的弟弟,就在正事上对他有任何温柔的对待。
何依依笑了笑,“原来那个珍贵的妖物是文龙啊。”
“是的,文龙很珍贵,你能肯定谦明王的目的不是那文龙?”
“能!”何依依眼神收拢,“谦明王的目的绝对不会是文龙,他是要掀起战争!锈龙国夺回十三城后,迅速与北边大周王朝建立盟约关系,一鼓作气,打通了大周王朝建南路,从洛河引出四条运河,通往接壤的四个国家。基础建设的迅速扩张,给锈龙国带来了很重的财务负担,但同时迅速激活死气沉沉的制造业与运输业,并大力扶持军事工业建设,开拓了北边恒安商路,南边久平商路,以及一直延展到西边叠云国边界的最为关键的抚龙航线。明面上看来,锈龙王朝是大兴民生和商业,但实际上,做的都是建设性的战略规划。”
“你是说锈龙国目的在于扩张?”
“不,扩张不是目的,因为这是必然。”何依依目光明亮,“锈龙国最关键的在于与大周王朝建立盟约关系。我敢肯定,绝对不是锈龙国主动向大周王朝提出的,而是大周王朝提出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大周王朝绝对不想看到第二个王朝出现在东土。”
“第二个?谁有那个资格?”
“叠云国!”
何瑶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你继续说。”
“锈龙国要扩张,便要拿下东边靠海的已然衰弱的高玉国,这很关键,接管了高玉国领土了,便能打开海路,绕过荒原,直接跟北边的北国建立关系。但这并不轻松,毕竟高玉国虽然衰弱了,依旧是千年之国,底蕴在。所以,需要借助大周王朝的力量,不需要大周王朝出兵助阵,只需要在高玉与大周之间修筑军事工坊震慑便是。而大周可以直接把锈龙国当跳板,威胁发展迅速的叠云国。”
“那为什么要拿连沧国开刀?”
何依依说,“我觉得说到这里,姐姐你应该清楚了。”
東宮不承歡 月胭脂
何瑶没有否定,看着何依依说,“我想听你说。”
“这是在验收我的作业吗?”
“什么?”
“呵呵。”何依依轻轻一笑,然后继续道,“之所以拿连沧国开刀在于锈龙国清楚连沧国国情。连沧国很多资源集中在君安府,但君安府离锈龙连沧边境太远了,并且君安府没设置分权政治机构,战时调度能立差,所以朝廷召你跟父亲前往国都,就是为了商讨资源调度吧。跟连沧国打架,虽然并不简单,但绝对不会有什么损失,能耗得起。而挑起争斗后,盟约国大周王朝可以以“协助作战”为借口,派军横跨锈龙国,直指南方。关键来了,锈龙国早已打通了通往叠云国的运河,以及通了地面商路,可谓是水陆两全。而且,姐姐你没发现,福意城是连沧国北边最靠近叠云国的城池吗?”
何瑶眼波泛起涟漪。
“所以,这场斗争看似是锈龙国跟连沧国,实际上是大周王朝跟叠云国的斗争!”
“那你如何解释文龙?”
“姐姐,你觉得文龙会是主要吗?”
何瑶摇头。
何依依说,“照我推演,原本大周王朝会在二十年后才会针对叠云国。但树冠以及雕琢气太阳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进程。叠云国皇都朔明位处雕琢气太阳正下方,受福泽最为丰厚,这无疑提速了叠云国的实力储存。大周王朝绝对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发生,肯定会提前发动对叠云国的对策。而这个点火的人,就是锈龙国的驻边王爷谦明王!”
何瑶皱起眉,“为什么你要让我别答应皇帝的任何请求?”
“因为,机会!”何依依意气十足,“何家的机会绝对不能由连沧国皇帝给,应该自己把握。雕琢气太阳是很多人都觊觎的存在,何家绝对不能放弃这一机会,所以要集中资源和人力在开拓雕琢气太阳影响下的风水宝地!而且,你相信我,锈龙国绝对不会跟连沧国真的打架,绝对只是摩擦,虽然跟大周建立了盟约,但锈龙国的皇帝还不至于蠢到在别国大军经过自家国土时放开手跟另一个国家打架。”
他看向窗外,“真正的战场,会是叠云国北边的灯笼平原。”
何瑶皱眉,消化着何依依所说。她很震惊何依依明明一直在山水楼里,却知道了这么多她一个常年奔波的人都不知道的事。
“姐姐,我觉得你最好把我这番话告诉连沧国皇帝。”何依依目光闪烁,“毕竟,何家要起势,连沧国一定不能倒。”
这一瞬间,何瑶觉得何依依有些陌生,但晃眼再看,还是最熟悉的样子。
“我会好好想想的。”
何依依笑了笑,“如果姐姐不信,那么可以等上一段时间。我猜,不久后,明谦王便会逃脱连沧国控制,回到锈龙国,然后立马领军南下进攻,再过一段时间,大周王朝就会以“协助作战”的理由,出兵横跨锈龙,直往锈龙、连沧、叠云三国交汇公立地——灯笼平原。”
何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淡地说:“照顾好自己。”
随后,她快速离去。
何依依嘴角弯起,他知道姐姐一定会很重视他说的话。因为他感受到,何瑶身周那估浮躁的气息退散了。
他望着窗外远方,轻叹:
“要打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