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z6p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笔趣-第2192章 聰明的朱由產鑒賞-5gaem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颜常武带着公主朱真真坐船到了福建莆田县湄州岛上妈祖庙进香,感谢妈祖娘娘庇佑。
这是妈祖娘娘祖庙,始建于宋雍熙四年(987),明洪武七年(1374)增建寝殿、香亭、鼓楼、山门。
颜常武当权后,一再向祖庙进献,如今的建筑物已经很可观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無敵升級
众人面前,颜常武拈香叩拜,一丝不苟。
众人亦是如此,一起上香,场面壮观!
颜常武送上香火钱十万银元,在众人面前做足功夫,毕恭毕敬,以此显示他得娘娘庇佑,他亦不忘本。
当天娘娘祖庙香火鼎盛,烟气直冲云宵,过往船只看到,清楚娘娘祖庙有盛事,都说好香火!
然后颜常武回归台湾,在台湾暂居。
身边多了个朱真真,就此琴瑟和谐,大有乐趣。
直到南华帝国内诸人汇集,纷至沓来,他与朱真真才动身前往南京。
在南京不过是稍一停留,颜常武穿着大明东南王的衣袍,接见了一些官员与将领。
他们就逆江而上,往庐山而去,他这是要与大明皇帝朱由产商量朱由产退位之事!
漫威裏的次元餐廳
庐山风景自古享有“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盛誉,多峭壁悬崖,瀑布飞泻,云雾缭绕。险峻与柔丽相济,雄伟壮观!
现为朱由产的汤沐邑,朱由产在此驻跸,很少回南京。
颜常武与朱真真一直在一起,早就充分地沟通过了,为了名正言顺,最好朱由产下圣旨,并亲自禅让皇位。
龍脈九重境 高手之手
禅让典礼上,只要朱由产到场,朱和坪的登位就有了大义名份,能够少掉很多的麻烦。
中国历史上,皇帝得位“正”与否,决定了这个皇朝能走多远。
当然不是绝对,有的皇帝如李世民和朱棣都是造反上位,也坐得很稳。
可是史书上记载他们的名声并不好,背后有人诽谤,就是因为他们得位不正!
在山下,朱真真信心不足地问道:“父皇会让位吗?”
皇位是多么的珍贵,乃至于天家无父子,兄弟阖于墙,造就了多少的人间悲剧。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儿子,手背手心都是肉,让朱真真难以取舍。
颜常武看出她首鼠两端,遂问她道:“一定要给你选的话,你站哪一边?”
“我选儿子!”朱真真思索了一下,坚定地道。
“为什么?”颜常武追问道。
“我儿子登位,他不敢做得太过分,我父皇得保,但我儿子要是不得位,下场堪忧,而父皇也将难保!”朱真直认识很清楚。
“很对!”颜常武赞同,对她计道:“来之前,朕派人送了《山阳公传》给父皇,希望他能够明白!”
山阳公,就是汉献帝,汉献帝献了汉王朝,得个善终。
如果朱由产不明白,只好强势出手,让他明白了!
当然颜常武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背上“弑君”的名声。
如他被大明招安后,一直作为大明的大官,大明内部的势力来投者络绎不绝,极大地增强了他的力量。
比如鞑靼人占北京,颜常武占南京,两边同时使出大召唤术,召唤在两方势力中间的力量。
结果来投颜常武的多达百分之九十九,那些人心安理得,这就是他手握大义名份所带来的好处了。
希望朱由产同志能够想得通吧!
负责庐山保安工作的首领姓颜,名叫树森,正是颜常武家中亲戚,唤他作叔,他表示庐山一向水静河飞,皇帝关起门来过他的小日子,就算接见外臣,也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军队守着皇宫与道路,朱由产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耳目中。
通往庐山山上的皇帝行宫道路修得很平整,有直达马车。
夫妻俩就坐上马车,直驶行宫。
见朱真真心神不定,颜常武握着她的手,坚定地道:“我们共同面对,一起解决!”
行宫离庐山的牯岭镇不远,前临长冲河,背依大月山,坐落的位置,形如安乐椅。
朱由产很喜欢这里的环境,视为风水宝地。在他的眼中,“背山面水”正符合中国风水学说所推崇的格局。
柳意含笑的眸眼
在庐山上他有多座行宫,这次他接到颜常武与朱真真到来的消息,为方便大家,特意选了这里的行宫。
这座行宫重新翻修过,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的世界,周围绿色植物环绕,用的是青砖。
行宫外已经戒严,由颜树森的五百人部队及颜常武带来的三千火枪手分出一千人守卫,不怕朱由产狗急跳墙。
伴驾大将正是周全斌与刘国轩,都是闽南系的将领,勇武有力,忠心更不在话下。
进了行宫里的大厅,皇帝朱由产穿着墨色龙袍子坐在交椅上,见到他们,第一句话是:“你们夫妻俩搞那么大阵仗做什么,士兵把朕周围的草地都给踏破了,朱和坪那小子想要登位,你们来一封信就叫了朕去南京呗!”
听听,他这是人话吗?
一封信叫了皇帝去南京(禅位)!
诛心之言唬得朱真真的脸一下子刷白了,颜常武干笑道:“父皇说笑了,若这么做,我等就成为新典故了!”
大主播時代
青梅嬌妻 桐瀾
他一扯朱真真,双双向朱由产鞠躬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寿无疆!”
封建社会见皇帝是要叩拜,但颜常武作为权臣,则可免了。
朱真真与他夫妻一体,亦免了大礼。
见他们夫妻俩行礼毕,朱由产摆摆手道:“坐吧!”
他收到了颜常武送来的《山阳公传》,又见他与朱真真联袂上山,哪还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心忖图穷匕现,终究到了这一日!
呜呼,我大明的江山,就要断送在我这个不孝子孙的手里!
可是不同意他的话,这颜常武不是吃素的,他是个海贼,杀人如麻,他杀的人能够从北平一直铺到西平!
皇帝又如何,阻他路者死,他带了军队上山,只怕还带有白绫或毒酒。
朱由产叹了一口气,认命地道:“说吧!”
于是戴维先生出列,将许给朱由产的条件说明:
朱由产被尊为太上皇,享受皇帝礼仪不变。
世子则为庐山王,享亲王双俸,位在诸王之上,朝廷再每年给予三百万银元的费用支出。
以下的条件则如山阳公,可在庐山称孤道寡,向皇帝奏事不必称臣,接受皇帝的诏书可以不拜,还可以用皇帝的礼仪祭祀天地与祖宗。
“陛下意欲何为?”颜常武问道。
“朕若敬酒不吃,要就吃罚酒了!”朱由产道,他干脆利落地道:“朕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