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2pz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線上看-第613章 沉入忘川河的泥人閲讀-idn41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镜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活在镜中。
对镜中人而言,镜子里才是真实的世界,外面的“真实”世界反而是只可想象却无法触摸的平行位面。
在尸骸星球上,当研究所里的人和空间以完全一致的比例被拉长时,人便成了镜中人,依然稀松平常的吃喝拉撒,与往常并无区别。
除非哪天镜子爆裂了,世界崩塌了,那么镜中人或许能在镜子破裂的瞬间,惊鸿一瞥的看见另一个世界。
目前在尸骸星球与研究所基地虽然被拉长了很多,但尚且能维持住。
镜子里的世界还算稳定。
基地和外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区别,以量子态存在的能量型实能的传递速度并不会受到距离被物理拉长的影响,这样的传递距离对量子态而言几乎等若不存在。
研究所里具备量子态的事物主要有两大方面,人工智能与人的思维。
人类维持相对恒定的思维速度与身体层面的变化,稍微会带来一点错位感。
在人与外界产生信息交互时,大脑里的量子风暴运转与五感神经传递信息的速度稍微错位,出现了时间差。
大脑思维里产生一个念头,诞生一粒量子规律,再传递给神经递质。
被拉长的神经递质从轴突末梢出发,再到抵达下一个树突的时间变长了。
火爆狂兵
这会导致人的意识对时间的判断力出现错误认知,误以为时间变慢。
人脑思维会产生错判,潜意识里误以为自己的思维加快了。
其实并没有快,只是人体内神经递质传递信息的速度变慢了。
绝对时间的流速根本不受速度的影响,所谓的时间流速变慢,只不过是身处这环境里的“面条人”的错觉。
过去,所有的光速运动都是在曲率泡的保护之下,人体相对于原三维空间根本就等若静止。
人的求知欲永远没有止境。
尽管人类的飞行载具已经实现五百倍光速的超曲飞行,但人类依然想知道在没有曲率泡层的保护之下,人体以纯物理位移的方式在原三维宇宙中飞行时会发生什么。
比如人会不会变成光,又或者纯粹的能量?
在什么时候变成“光”?
是怎样的“光”?
还有,根据实能定理,人类已经证明空间永恒,时间恒定,飞行速度达到光速并不会让时间变慢又或者是静止,那为什么那些拥有超前视野和惊人智慧的古代科学先驱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坚定的认为物质飞行速度抵达光速,又或是靠近黑洞时,时间流速会变化?
没人敢小瞧古人的智慧,为什么睿智的古人会产生这种明显的错误认知,本身就是个非常有意义的研究课题。
学者们曾就此进行过无数揣测,也一直从未停止过探索的脚步。
尸骸星球旅行的意义,除了复活陈锋之外,本也是一场超大型的科学实验。
在这个计划执行之前,学者们已经做过很多次模拟实验,将不同的生物装在无保护的载具里,再加速至无限接近光速。
动物实验表明,在相对恒定的加速状态下,只要空气、压强、水等生物生存的基本条件依然满足,在飞行速度无限接近光速时,实验动物依然存活。
人体实验也做过很多次,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还有另一个结论。
物理飞行的速度一定不能真正抵达光速。
当无限接近光速时,“面条人”和“面条动物”的身体将会被拉长至接近无限长的程度,神经信号根本无法从大脑抵达器官。
此时动物器官将会误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大脑,开始“自暴自弃”,进入休克状态,并迅速死亡。
举个比较迷信的例子,大约可以理解为古代志怪传说中普遍认为,人的灵魂离体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身体会死。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至于彻底抵达光速时,人体会产生什么变化,虽然已经测试过很多次,但目前学者们还不得而知。
过去的飞行载具、实验动物以及志愿者在距离达到光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便已经由于被拉得太长而彻底解体,与物质被黑洞视界时发生的反应过程极为相似。
在这次的超大型实验中,让原始基因研究所附着在鱼星人尸骸星球的背面同步加速有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陈锋的堆叠式记忆符号并不能以能量态长时间维持在宇宙中,需要像把数据刻录进光盘一样,将其刻在载体上。由鱼星人的身体组成的尸骸星球,正是最好的“光盘”。
第二,活着的鱼星人可以对外释放性质奇特的辐射波。这些辐射波交织而成的网膜,能让鱼星人在不喷薄介质的情况下,以稳定的光速移动。网膜与曲率泡不同,并不隔断物质与外界的联系,只是让鱼星人的身体产生变化,在能量与物质态间以极高的频率震荡切换,模拟成具备波粒二象性的光。
经过几十年的大量实验,科学家发现鱼星人即便已经死去,这种能力也被保留了下来。
在速度持续提升并不断逼近光速时,只要有足够的能源供应,在空间拉长效应的刺激下,组成尸骸星球主体部分的基本粒子会自行释放出辐射波,展现出波粒二象的震荡特性。
这些具备震荡特性的实能级基本粒子会与宇宙里“凭空”生成的实能颗粒发生碰撞。
参与碰撞的双方将同时湮灭,并向外释放出光能与热能。
与此同时,后方灌注过来的能源又会在辐射波的影响下,在原地转化为与尸骸星球原有的实能粒子一模一样的复制体。
只要后方的能源供应不中断,尸骸星球的质量并不会因为对外释放光与热而降低,而是保持在恒定状态。
研究所的能源库里储备了总量恐怖的超级正反物质湮灭电池与快速转化生物电池,同时还配备了性能极为强劲的暗能量捕捉收集器。
根据设计标准,在收集器不运转的情况下,研究所的储备能源足够在光速状态下维持五千年。
开启收集器后,甚至能持续运转上万年。
这让尸骸星球正好能成为人类飞行载具达到真实光速的最佳掩体。
虽然通过这种方式复活是陈锋临时下的决断,但七年的准备时间,可以让人类围绕这一个计划而进行大量周密的计划与安排。
如今的晨风帝国继承了陈锋本人的优良传统,不打无准备之仗,只要时间和外部条件允许,任何事情都要做到周密详尽,不留漏洞。
總裁的神秘戀人
……
此时的陈锋依然在迷雾森林里蹒跚而行。
他已经不再问自己问题,因为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
森林里万籁俱寂,是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记忆中所有曾经听到过的声音。
眼前的迷雾变得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是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视觉曾经看到过的一切画面。
原本挥之不去的森林里特有的腐殖质气息也已经凭空消失,他也忘了嗅觉。
头顶的汗水和血珠滴入他的嘴角,染红了他的嘴唇,但他并不知道,味觉也没了。
草木荆棘刮在他的皮肤上,他却浑然不觉痛楚,他已经忘了身体曾经感受过的一切触觉。
陈锋主动剥离了自己的五感,但奇妙的是,他依然知道自己该往那个方向走。
在他身后沿途洒落的已经不再是布片,而是他的皮肤与血肉。
此时在陈锋的思维深处,已经没有任何具体的景象,也没有声音,只有一片一望无尽的漆黑世界。
在漆黑世界的遥远处,漂浮着一粒黄豆般大小的光点。
那萤火般的光点晃晃悠悠,忽明忽灭。
这光点每闪烁一次,陈锋便会往前走出一步。
光点里贮存着他脑海中最后的一段信息。
一串他现在已经看不懂的符号,横平竖直,苍劲有力。
那是他自己用钢笔亲手写下的“钟蕾、唐天心、丁虎、林布、欧俊朗、赖恩……”等十余人的名字。
这是他最后的财富了。
……
研究所基地里,林拉依然神情肃穆的坐在工位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虚拟投影右上角,脑海中无数信息正在快速翻腾。
研究所里每个人的工作台右上方,都有一个绿色字体的百分比参数正以每隔3153.6秒往上跳0.01%的速度缓缓上涨。
这参数正是陈锋的灵魂内核与复活胚胎的融合度,现在已经走到97.76%,比迄今为止的任何一次模拟试验得到的数据都高,距离成功仅有一步之遥,但却又是咫尺天涯。
两年多来,研究所里每个人除了必要的休息外几乎不曾喘过一口气,但人们依然没能找到解决出发前才暴露出的致命缺陷的方案,成功率依然未能抵达100%这个完美数字。
林拉正在抓耳挠腮,冥思苦想。
比起两年多前,她的精神状态差了很多。
最近大半年来,同事们的身体状况陆续出现异常,很多人莫名的变得虚弱,并且极其容易生病,感冒发烧的状况层出不穷。
開疆辟域 寓言中的騎士
甚至还有数千人干脆一病不起,连全体置换手术也没能救回来,提前牺牲。
林拉虽然没死,但也时常感到疲惫困乏,胸腔下的痛楚发作的频率也越加频繁。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每次发作时,异体DNA的繁殖速度都会比上次更快一点,反应更剧烈些,波及到的身体组织更多些。
她的个人医疗保障系统再三拉响警报,提醒她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必须尽快实施98%级的全体置换手术的程度。
所谓98%级置换手术的含义,正是指代的人脑平均占据人体体重2%。除大脑之外,剩余的98%的人体组成部分,均会被实能级手术进行完全重建。
如果林拉继续拒绝手术,最多再有三十次发作,也就是五个月后,异体DNA爆发时将会直接入侵她的大脑。到那时候,便等若她的死亡倒计时秒表开始计时。
但现在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执行实能精度的98%全体置换手术后,她至少得花两个月时间才能完全康复,获得完整的思维能力,并且这手术还不一定能成功。
她觉得还不如就这般坚持着,反正要不了五个月,尸骸星球就已经会被加速至光速,那时候她都已经死亡了。
在持续长达半个小时的苦思冥想后,林拉终于稍微理顺了些思路,正准备录入新方案时,右上角的参数再度跳动,变成了97.77%。
下一刹那。
这绿色字体陡然变成了赤红色。
与千年前的防空警报一样的刺耳警报声在研究所里响起。
林拉猛的站了起来,以最快速度调出原始基因胚胎的监测模型。
那颗装载了先哲灵魂的胚胎正以极其混乱规律抖动翻腾着,对外界释放的量子纠缠信号变得极度狂躁,仿佛风暴。
林拉的呼吸急促起来。
每个人都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刚才那瞬间,正在复活中的脆弱胚胎的能量吸收需求突然拉高了数亿倍,将培养罐体中的营养液蕴含的营养物质瞬间吸干。
尽管预备罐体迅速响应,无数根输送管将大量营养液以极快的速度重新灌注回去,但这极短时间内的能量供应不足已经对胚胎造成重创。
胚胎正在走向死亡。
……
迷雾森林中,陈锋终于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他紧闭双眼,像尊雕像般呆呆站在原地。
他佝偻着后背,双手虚悬。
双手十指的顶端,正有殷红的血液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打在泥泞的地面上,再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多血滴正从他浑身几乎每一寸肌肤上的伤口涌出,顺着他的后背、大腿、小腿一直流淌到地面,被地面迅速吸收,凭空消失。
同时,他身周的迷雾开始往地面沉降,重新凝聚成了水。
转瞬后,地面开始反过来往外渗透出水分。
水位迅速升高,先是没过他的脚踝,再一截一截的往上跳,直到将他整个人没顶而入。
被淹没后,陈锋的身体渐渐变得模糊。
他正像落水的泥人般溶化。
……
外面,杨国定第一时间便已经瞬间下达出去数百个命令。
各种各样的刺激性手段都上去了。
必须尽快让胚胎的情况稳定下来!
必须把他抢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