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1rf精品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328章 國粹,哥穩如泰山熱推-5biuq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陛下,有人殴打陈欧。”
“蠢货!”李治眉间淡淡,“陈欧此等人心中有大义,可留不可驱。此事多半是那些人恼羞成怒所为,陈欧必然离心。”
“武阳伯及时赶到,还和陈欧去了青楼。”
“有趣!”李治放下酒杯,玩味的道:“他这是要让陈欧彻底离了那些人……”
帝王的晚饭就是休闲时间,李治缓缓喝酒,听着外面的各种事儿佐酒,渐渐微醺。
“陛下,贾平安在青楼高歌。”
“哦!他作了什么诗?”
“很古怪。”
……
無限裝甲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贾平安喝多了。
他站在前方,就像是后世站在KTV里一样。几个乐师刚开始不知他这种歌曲如何伴奏,现在才找到了些方向。
来自于西域的鼓拍打出了节奏,那个妇人疯狂的低头猛弹,琵琶声如金铁。
气氛猛地到了顶点。
箫声加入,那乐师一边吹奏,一边看着贾平安。
武阳伯,该接着唱了。
贾平安打个酒嗝,发现除去乐声之外,周围都很安静。
我去,大门那里何时围了那么多人?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自己前世年轻时一首重金属摇滚唱出来的效果。
嗨了!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笛声加入,箫声越发的低沉了。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贾平安举杯,一饮而尽。
陈欧从未听过这等歌,更没听过这等长短句。
但这长短句里句句都是离别情,句句都戳在了他的心中。
“武阳伯!”
这便是某的知己啊!
陈欧举杯痛饮。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歌声骤然转为轻柔,陈欧走到了大堂中间起舞。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离别多。”
疯了!
贾平安唱完歌,发现大堂里全是人。
众人在舞蹈,当得知贾平安作歌乃是为了陈欧告别时,都纷纷上前敬酒。
陈欧大醉,抱着贾平安嚎啕大哭,最后泣不成声。
贾平安被一群人围着高唱。
送别这首歌今夜不断被人传唱。
“这是长短句。”王琦拿着抄录的内容看了看,鄙夷的道:“这等粗俗的东西,他竟然也作的出来?”
在这个时代诗赋才是王道。李白凭着自己的诗才成功的在长安混的风生水起,哪怕后来落魄了,依旧朋友遍天下。
王琦没想到贾平安竟然会低头作这等东西,不禁批判了一番。
人类大多喜欢批判自己的对手,从而赢得优越感。
周醒有些坐立不安。
“后来如何?”王琦舒坦了,才想起问后续。
“青楼里全是人,都在高唱这首歌。”周醒觉得王琦轻视了贾平安的实力,“所有人都在高唱……贾平安指着陈欧说这首歌为他而作,顷刻间无数美酒灌醉了陈欧。他嚎哭不休,进而泣不成声……王尚书,从此刻起,陈欧已经不再是咱们的人了。而……”
他抬头,苦笑道:“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首长短句。”
你看不起的长短句,贾平安却用它震动了平康坊,让陈欧把他视为知己。
一个陈欧自然无法让小圈子如何,人才……只要世间还有人,就不会缺乏人才。
但这是一巴掌,把大伙儿打的脸上生疼。
李治得知消息时正准备入睡。
“长短句?”
李治接过记录仔细看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意境倒是不错。”
写诗的看不起写长短句的,写赋的看不起写故事的……
这一条鄙视链存在许久了。
实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优越感。
写诗的觉得自己是高大上的艺术,是阳春白雪,而写长短句的就是迎合普罗大众的贱人,是下里巴人。
但李治却看着这一首长短句陷入了沉思。
意境啊!
王忠良见他陷入了一种情绪中,赶紧退了出去。
“陈欧离心了,哈哈哈哈!”
里面的帝王突然笑了起来。
心情好,胃口就好。
第二天天还没亮李治就开始吃早饭了。
“陛下,昨夜平康坊五起送别,都在高唱那首长短句,通宵达旦。”
李治放下筷子,“朕放过了贾平安,但他欠了朕的。帝王的债不好欠,于是他把陈欧拉了过来,算是还债……朕本想让他多犯些错,多欠些债,可此人却机灵。”
王忠良咂舌,“陛下,若是外面的臣子听闻能欠陛下的债,定然会激动万分,那武阳伯难道还不肯?”
“他当然不肯。”李治吃了一块羊肉,觉得柴了些,“朕令他去查陈欧,就是让他拿下陈欧,可他却为了情义和良心为陈欧遮掩。这样的人,他有自己的底线和敬畏,你无法用利益去驱使他。”
大唐
王忠良这才知晓那日贾平安为何说自己的动机是底线和敬畏。
他这是隐晦的在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做事不是看威权或是风向,也不是看立场。对事不对人!
“他若是欠了朕的债,便会渐渐低头,最终朕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李治有些遗憾,“朕终究不能再多一个李义府吗?”
重生之不當學霸 寶鈴
王忠良觉得李义府太奸猾了些,可此人对帝王堪称是忠心耿耿……也不是忠心耿耿吧,应当是皇帝给了他好处,用好处放在前方,让他去追赶。
你越听话,前方的好处就越多。完成一件事,达成一个目标,朕就给你东西吃。
这不是拉磨的驴吗?
王忠良觉得自己想多了。
……
“今日告假。”
贾平安昨夜喝多了,早上不想起。
杜贺去了皇城为贾平安告假,明静在做早课。
徐小鱼蹲在院子里逗弄阿福,可阿福压根不搭理。
“昨夜可有人跟着郎君?”
王老二出来了。
“有,两个。”徐小鱼满不在乎的道:“若非要护着郎君,某定然去弄死那些贼子。”
“莫要大意。”王老二说道:“当年某在军中做斥候,有人觉着自家的本事无敌,就抵近查探敌军情况,结果被敌军一阵箭雨射成了刺猬。所以啊!这人就得谦逊着些,否则哪日栽跟斗都不知道。”
站在不远处的明静看了他一眼,“我就是比你厉害。”
马丹!
王老二脸红脖子粗的,“去了沙场,某一人能斩杀你这等的十人!”
“要不试试?”
明静随手摆了个架子,竟然一股渊渟岳峙的气息。
艹!
徐小鱼一脸渴望的看着王老二。
哥,上啊!
打她的脸!
让她知道花儿为何这般红。
王老二冷哼一声,“某不喜和女子争斗。”
明静不说话,只是维持着姿势。
光说不练假把式。
一万句哔哔都比不过一拳!
她挑眉,“动手!”
曰!
王老二干咳一声,“小鱼去试试。”
“好啊!”
徐小鱼早就想试试了,闻声冲了过去。
噗噗噗!
徐小鱼脸上挨了一拳,眨巴了一下眼睛,呯!
倒地!
明静收了姿势,对王老二说道:“你可敢和我试试?”
打人不打脸啊!
英雄聯盟之風雲再起
明静见他不敢,不禁觉得心情大好。
“在贾家,我就是第一。”
阿福本是躺在那里,此刻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这边来。
明静神色凝重,缓缓后退。
阿福的眼中压根就没有她,大摇大摆的去了后院。
吁!
明静松了一口气。
“郎君起床了,曹二,做早饭。”
鸿雁的喊声传来,接着就是贾平安逗弄阿福的声音。
不上班的日子真爽,但别一直不去上班,那会很无聊。
贾平安总结出一个道理,不上班的爽点就来自于同事们在上班,而我却可以自由自在。
吃了早饭,他看看自己的手,最后还是叫了一个匠人来。
我的極品男閨蜜們
“用木头做,必须圆润。”
木匠觉得这都不是事,轻松的弄了出来。
贾平安把家里人叫来。
“这叫做麻将。”
他介绍了规则,然后带着一家子人开始砌长城。
“一筒。”
“吃!”
“三万。”
“碰。”
“……”
正道的光照在了贾平安的身上,通宵麻将之后,他的精神越发的好了。
早上去上衙,他手中拎着个木箱子,有人见了就问道:“武阳伯,这是何物?”
贾平安打个哈欠,“这是国粹。”
这玩意儿说是国粹也没错。
晚些他在百骑点个名,看了今日的消息,把任务分解下去就解脱了。
“某求见武昭仪。”
消息传到宫中,武媚咦了一声,“我记得这是他第一次求见吧?”
张天下点头,“怕不是有事。”
“不会。”武媚起身,“他若是有事不会求见我,而是会把消息传进来。”
张天下羞愧,“奴婢愚钝。”
晚些到了前面,贾平安说道:“臣已经做好了消遣之物,还请昭仪试试。”
试试就试试。
武媚莞尔道:“那便听你调遣。”
“弄了桌子来,再弄了凳子,要椅子,就是有靠背的。”
“桌子上太硬了些,弄一块布铺着。”
一切就绪,贾平安打开木箱子,把麻将倒在桌子上。
“这是何物?”
武媚有些好奇的拿起一块麻将。
“请昭仪坐下。”
贾平安又叫了两人坐下,开始介绍规则。
晚些……
“幺鸡。”
“吃,一二三。”
“东风。”
“碰!”
一个时辰后,贾平安起身,“臣要回百骑了。”
武媚抬头,面无表情的道:“坐下。”
“臣……”
“继续。”
半个时辰后,贾平安起身,“昭仪,你如今有孕,每日不能超过一个时辰,否则对孩子不好。”
武媚这才作罢。
当晚,李治吃了晚饭,然后在宫中溜达消食。
“陛下。”萧淑妃就像是幽灵般的冒了出来。
“朕今夜有事。”李治本想和爱妃共度良宵,但一想到萧淑妃满嘴的邪祟,就觉得膈应,“改日吧。”
萧淑妃幽怨而去。
“陛下。”
王皇后那边来人了。
“朕还有事。”
所谓后宫三千自然是个笑谈,但帝王的女人多却是不争的事实。
到了晚上去哪睡,刚开始帝王可以遵循身体的本能反应,但后续多半就变成了政治考量。
你想睡谁不是看你喜欢谁,而是要考虑对方身后的势力,要做给别人看。
于是敦伦就变得不单纯了。
为何不能随心所欲呢?
李治觉得帝王很累。
但王皇后最近和外面加紧了勾结的力度,宫内不断劝说他立陈王为太子,宫外的长孙无忌等人也在施压。
可朕才多大?
朕才二十多岁,你等就想让朕立太子,这是盼着朕早死呢?
作为帝王,博览全书是必须的,特别是史书。历代帝王都把史书当做是帝王教材,让子孙仔细研读。
先帝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你看看史书里的那些帝王,除非是短命的,否则但凡早早就立了太子,不是太子倒霉就是帝王倒霉。
为何?
因为猜忌。
太子会有自己的一套班底,渐渐羽翼丰满。而权力将成为父子之间的筹码,渐渐的把父子情义消磨的干干净净的,最后成为对手。
远的不说,前隋的太子杨勇就是被自家老爹杨坚给猜忌了,最后沦为冷宫中人,被弟弟杨广弄死。本朝的第一个太子李建成被自家兄弟,也就是李治的老爹干掉了。
随后太宗皇帝也没好到哪去,看看李承乾这位大哥,当初立他为太子时,先帝是何等的疼爱,何等的信重。可随着时光流逝,父子间在权利的作用下变成了仇人,最终兵戈相见。
“这是逼朕!”
李治眉间多了冷意。
到了武媚的宫殿外,李治刚想进去,就听到了哗啦的声音。他摆摆手,示意别急。
“九筒。”
“吃。”
“七万。”
“杠!”
“杠上开花,哈哈哈哈!”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昭仪,武阳伯说了,不可激动,不可兴奋,淡定。”
这是什么东西?
李治走了进去,只见一张桌子四面坐着人,武媚、张天下,还有两个宫人。而桌子上一堆小东西。
“你有了身孕还这般闹腾,不妥。”
李治板着脸,武媚起身请罪。
“这是何物?”
“麻将。”
“一看便是游戏,让人沉迷于其中。”
李治的眼中有厌恶之色。
“陛下,要不……试试。”
“朕不喜此物……”
晚些……
“红中。”
李治举手,“慢!”
他初学,要看看牌。
“朕这个……混一色,胡了!”
他伸手,其他三人给钱。
“陛下。”
李治没搭理。
“陛下。”
叫魂呢!
李治皱眉,“何事?”
王忠良说道:“陛下,子时了。”
子时之前就该睡的,可现在皇帝却打的废寝忘食。
李治有些遗憾的起身,然后吩咐道:“这是玩物丧志!”
武媚低眉顺眼的应了,然后说道:“陛下不来,就不打。”
这个……好像可以!
李治干咳一声,“歇了。”
王皇后正在等着皇帝来,可来的却是个宫人。
“皇后,陛下在武昭仪那边歇下了。”
王皇后皱眉,“那贱人肚子大的吓人,陛下为何在那歇下了?”
按照宫中的规矩,女人有孕了,皇帝时常去探望一番没错,但不会留宿,否则……
“那贱人好大的胆子!”王皇后怒了,“她竟然不顾孩子的安危,果然是个狠心的贱人!”
第二日,王皇后叫了人来。
“去看看那贱人可是躺着了。”
“皇后,那贱人正在喂鱼呢!”
她竟然无恙?
王皇后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昨夜他们……”
若是没敦伦,那皇帝为何留宿在那边?
“说是什么游戏,让陛下沉迷了。”
王皇后不解。
“皇后,奴去问了医官,医官说有房中术……能让女子孕期也能伺候男人。”
呸!
王皇后呸了一口,然后使个眼色。
絕版帝少:盛寵甜妻9999次 塵煙蝴蝶
蔡艳低声道:“奴已经弄来了。”
佛眼砂
干得好!
王皇后想着自己也学学所谓的房中术,说不得还能重新让皇帝宠爱自己。
“你出宫一趟,去问问……太子之事如何了。”
蔡艳出宫时,习惯性的看看左边的偏殿。
“……你给了物体一个力,这个力不会消失,而是转化了,别想着消失,特娘的,尉迟循毓!站起来!”
呯!
偏殿里传来了抽打的声音。
“站好!”
外面,郝米拿着一支炭笔在记录着,不时看里面一眼。
“力是基础,打个比方,你上阵厮杀,怎么砍杀才最省力?那些老卒会告诉你,最好的法子就是以腰为点发力,力量大,而且还不累。为何?这便是你等今日要去琢磨的道理,明日交来,胡乱写的,严惩!”
下课了,李元婴走在最后面,等贾平安出去后,才跟了过去。
“先生,最近有人在造势,说陈王敏而好学。”
“别管这事。”贾平安很严肃的道:“你是宗室,干涉这等事就是犯忌讳。”
李元婴笑了笑,“本王自然无所谓,可先生……听闻先生和宫中的武昭仪很是亲近,若是皇后得势,那位武昭仪怕是不妙。”
这是提醒。
李元婴潇洒而去。
贾平安却笑了笑。
回到百骑,邵鹏面色凝重的道:“皇后收了陈王为假子,此事板上钉钉了。随后定然是立太子,小贾,你和武昭仪亲近,怕是会被连带。”
贾平安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随便。”
所有人都看到了皇后会得势,却忘记了帝王从来都不喜欢太子。
在贾平安看来,这不是得势,而是敲响了长孙无忌和王皇后等人的丧钟。
哥稳如泰山。
……
求票啊!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