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va4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第1499章 抗命的埃爾-j3s9s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神圣希兰帝国,帝都艾连穆亚,皇宫中——
“陛下,请息怒。”
“息怒?”瓦希里怒视身前的蒙德,“你让我怎么息怒?埃尔那个混账做出这样的事情,要我怎么冷静?!”
说罢,瓦希里抓起旁边的一个瓷壶,用力地朝地上砸去。
原本漂亮的一个瓷壶,变成无数碎片。
对于暴怒不已的瓦希里,蒙德宰相见劝说无效,也只能长叹口气,任由瓦希里发泄了。
瓦希里此时之所以这么生气,全是因为他刚才收到了一则来自于南方前线的报告。
南方前线——指的自然便是目前仍在进行中的对法兰克帝国的进攻的前线战场。
柏卢城陷落,苏诚与埃尔开始遵从一开始两国中央所定好的规矩,朝各自所负责的方向进军。
苏诚率军蚕食法兰克帝国南部的领土,埃尔率军蚕食法兰克帝国东部的领土。
按照瓦希里内心中的设想,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埃尔顺利蚕食法兰克帝国东部的所有领土,让他们神圣希兰帝国成功占据法兰克帝国的北部、东部疆土,与布列颠尼雅帝国平分法兰克帝国的土地。
然而——埃尔之后传回来的一条报告,让瓦希里直接呆掉。
接着让瓦希里怒不可遏了起来。
埃尔传回来的报告言简意赅。
重生之陰毒嫡女 紫色菩提
田家 暖照
其主要内容便是——大军的补给线已到极限,无力再往前推进,法兰克帝国东部余下的土地无法吞并。
按照埃尔传回来的报告所示,他们希兰军只占据了柏卢城以东的极少部分疆土而已。
埃尔的这份报告,就是在告诉瓦希里——他没法再率军往前进了,法兰克帝国东部余下的土地已无力再吞并,只能放弃。
瓦希里之所以会同意和布列颠尼雅帝国结成联盟、一起共击法兰克帝国的重要目的,便是为了从法兰克帝国那抢到足够多的土地。
埃尔这种不再率军推进、不再继续蚕食法兰克帝国疆土的做法,瓦希里自然是不会同意。
于是,瓦希里连发大量的诏书,要求埃尔赶紧继续向前推进,将法兰克帝国地东部疆土全部吞下来。
然而——不论瓦希里发了多少封诏书,埃尔都不为所动。
瓦希里没发来一封诏书,埃尔就发回一封报告。
而埃尔发回来的这些报告,其内容大同小异,都是——
后勤部队的运输能力已达极限,无力再把补给送到更远的地方。
法兰克帝国中央将全国几乎所有的物资都集中了柏卢,法兰克帝国东部的各座城市中所储备的物资,并不足以支撑大军的正常运转。
因此大军不能再前进,若是让军队继续前进,大军将会面临补给线崩溃、然后断粮的危机。
然而不论埃尔怎么解释,瓦希里都听不进去。
他只知道——如果不把法兰克帝国东部的疆土吞并,那么他们神圣希兰帝国就亏大了。
重回七九撩軍夫 立行
所以即使埃尔已经跟瓦希里说了许多遍不能让大军继续前进的原因,以及若是让大军继续前进的危害,瓦希里仍旧坚持己见,不愿继续向东推进。
就在刚才传回来的一封最新战报,让这些天本就已经怒不可遏的瓦希里,更是气得差点昏过去。
这封战报显示——布列颠尼雅军在苏诚的率领下,成功吞并了柏卢以南的所有疆土。
因为埃尔不再率军向东的缘故,苏诚索性派遣部队,“帮助”神圣希兰帝国将法兰克帝国东部余下的领土都给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神圣希兰帝国的土地,现在被布列颠尼雅帝国给占了——瓦希里差点气晕,这并不是什么夸张的描述。
在得知这一消息时,瓦希里真的是差点昏了过去。
勉强提起精神来后,便出现了瓦希里愤怒地打砸房内的一切物事,而蒙德宰相来安慰的一幕。
布列颠尼雅军占了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神圣希兰帝国的土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瓦希里也不能去谴责布列颠尼雅帝国。
旋風百草3-虹之綻 明曉溪
跨越次元的光之紐帶
惡魔法則 跳舞
因为他们神圣希兰帝国中央与布列颠尼雅帝国中央所定好的规矩中,很清晰地说过:若是有一方无力吞下剩下的领土,则另一方可以替对方接收它无法吞下的土地。
所以瓦希里根本没法谴责布列颠尼雅帝国。
布列颠尼雅帝国完全只是在按照规矩办事而已。
“蒙德!你看看那个埃尔办的好事!你看看那个埃尔办的好事!”
瓦希里的脸因愤怒而变成了诡异的绛红色。
“因为埃尔的不肯进军,我们神圣希兰帝国只占了法兰克帝国北部与一小部分东部的领土!”
“而布列颠尼雅帝国则占了法兰克帝国的西部、南部、以及绝大部分的东部疆土!”
末日之無上王座
“我们亏大了!”
“耗费了这么多钱财!倾举国之力发动的远征,结果绝大部分的好处全被布列颠尼雅帝国给夺了!”
“你让我怎么平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
“埃尔……你这个混账!”
瓦希里的眼中仿佛随时都要喷出实质性的怒火。
惡魔交易所
“他是不是忘记他现在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拜谁所赐啊?”
煙花傾城顏:許你三生情緣
“如果不是因为我破格提拔了他,并无条件地信任他,他到现在都将只是普通的军需官!哪有现在的地位?!”
穿越之一步登天
“‘不败的元帅’的头衔,也是我帮他起的,帮他宣传的。”
“结果呢?!蒙德!你看看这埃尔是怎么对我的?”
“他受我提拔、成为元帅才过了几年啊?才3年不到啊!”
“3年不到的时间,就学会忤逆的我命令,不听我的差遣!”
“一条不会听我命令的狗,我要来何用!”
瓦希里的双拳捏得紧紧的。
“我一定要好好惩罚埃尔……!让他好好知道——他是靠谁才有了现在的地位!”
……
……
对于纵声咆哮的瓦希里,蒙德并没有要替埃尔求情的想法。
仅默默地看着瓦希里咆哮、静静地看着瓦希里发泄。
他知道——瓦希里现在正气头上,为埃尔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
为埃尔求情,说不定反倒会害自己也挨骂。
所以——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蒙德十分识趣地闭上嘴。
并思考着——自己是不是也要出声附和,提出几条对埃尔的惩罚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