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p1c引人入胜的小說 《極夜玩家》-003 巔峯一戰·終結·心結解開看書-9tk4x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李辛夷也感受到了那股至强的气息,只不过她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那是来自李想的本源气息,牵动着她身体里的血脉,鲜血在燃烧和沸腾,让她浑身暖洋洋的,完全没什么压迫感。
很快,一股黑雾弥漫起来,往虚空隧道处过去,淹没一切,笼罩住入口,仿佛要将所有生机都吞没。
先婚厚愛,腹黑老公太危險 霽月安歌
那是纪宁散发出的杀意,他如临大敌般起身,宛如天地间顶立的巨人,形态巍峨慑人,占据着这一方刚成型的小世界。
“来吧,李想,想要带走她,就正面击败我。”纪宁已经无限接近9级之上,单论战力其实已然可以匹敌他,只不过还差临门一脚。
这是超越五王境的战力,到了这一步后,纪宁才愕然发现,原来他一直视为最终对手的白师利早就来到了这个境界,昔日他出手击败自己和冬零鸣翼两人,其实还有余力。
时隔多年,白师利肯定完成了突破,又一次站在了他的前面。
但见识到力量的本源和无穷无尽的路途后,纪宁第一次感到了疲倦和心累,他放弃了所有,连家族都献祭了,才得到了这份力量,然而这却仅是开始,未来还有无限道路等待着他,这样走下去,究竟什么才是头?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因此侥幸依靠李辛夷本源气息恢复了理智的他反而没了锐气,不再有更进一步的打算,他决定在这一方天地终老,将自己的所有传授给这个小女孩。
现在传功没有结束,自然不会放她走。
李想来了,也是他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如果他真的连小家伙的父亲都打不过,那就和她说的一样,学自己的东西有什么用呢?
有閑後宮戰記
从黑雾中走来的李想神情自若,确认辛夷没有什么问题后吁了口气,不过在扫视检查中很快就发现了她身上的异样。
妹子對我好點 笑笑無敵
那种浓烈的血脉传承之力和纪小意、纪若雨她们如出一辙,额间若隐若现的竖瞳更是佐证了这一点。
黑王居然将自己的传承灌输给了辛夷?!
李想神色变得无比复杂,看向那个顶天立地,气息恐怖的黑色巨人,有些捉摸不定。
他不会看错,那就是来自黑王的本源之力,要想将一个非后裔的人转变为自己的血脉后裔,只能依靠非常强大的血脉本源去灌输,而黑王身上也有自己那一丝本源气息,让他更加摸不到头脑了。
看辛夷这小丫头的样子,似乎还不清楚这点。
“辛夷,过来。”李想朝她招了招手。
李辛夷吐了吐舌头,蹦蹦跶跶地跑了过去,然后对着他撒娇道:“臭老爸,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在这里都快闷死了,也没有人陪我玩,天天都是无聊的练功,你看我,都练成4级玩家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倒是吓了李想一跳,他抱起女儿又仔细检查了下,核实了她的话后心情更是复杂不定。
十岁不到的4级玩家?
李想忽然觉得之前的人生都白过了。
在白家带走野瞳后,为了能成为高高在上的玩家,他历经艰辛,一路求学,终于顺利通过玩家考核,达成夙愿。这段经历中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数不胜数,不知道多少敌人毙命,多少伙伴没跟上脚步,最后被拦截在外。
而这小家伙,这点年纪,就直接蹿升到了4级行列!
当初的死对头枭将军一辈子都没能达到这个层次,最后被纪斩血当作弃子抛弃,死得窝囊,究其一生都在追求更高的力量和权力。
在七大陆上,还有无数个“枭将军”,纪斩血之流也不在少数,他们是大部分玩家的常态,事实上,能达到纪斩血这般成就的已经凤毛麟角。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小家伙超越纪斩血怕是就这三五年里的事情了。
“我借助了她的气息恢复理智,不曾想自己的血脉之力也渗透进了她的体内,这样也好,她就能修习我的所有秘传了。”纪宁看着李想,这是他和这个年轻人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五王裁决会上,那时月媚儿曾扬言他未来的成就不会低于父母,还真让她说中了。
感受着李想传来的气息,纪宁如临大敌,不敢小觑。
这至少也是五王境的实力。
李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纪宁为辛夷做的事情确实是为她好,效果也很不错,可对方毕竟是黑王,那个和白王争锋了无数年,心狠手辣,连整个家族都能献祭的可怕人物。
辛夷要是一直在他身边,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
“小丫头觉得我打不过你,所以我教的东西也没有学的必要,既然这样,我们就好好战一场,让她看看我的秘传究竟多强。”
你和我的離婚盛宴
纪宁不给李想反驳的机会,一步踏出,气息强大无匹,仿佛又经历了一次蜕变。
轰隆!
巨大的黑色手掌印下,没有丝毫放水。
李想神情肃穆将辛夷放回到下面的大地上,也展开了自己的神话生物形态,极夜玩家的本体。
“极夜玩家?你已经成就9级之上了!”纪宁眯起眼睛,当李想释放本体时,他的脑海间无意识闪过这个称号,意味着他已经迈过了自己绞尽脑汁没能突破的最后一步。
心中感慨之余,颇为释然。
看来自己又一次一败涂地了。
天地颤栗,各种光芒在沸腾。
两人在小世界中展开搏杀,动用所有秘术和底牌,李想也不敢小觑黑王,他的气息比月媚儿更加强盛,之前在五王阶段就和冬零王齐名,仅次于白王,比月王强出一线,现在吸收了整个家族,实力再度水涨船高。
纪宁确实强悍,比之前那几名9级高出数筹,能正面和李想对杀,完全不落下风,境界上的差距被他卓越的战技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所弥补,举手抬足间挡住了李想一波又一波凶猛的攻势。
無極變
幸得識卿桃花面 千苒君笑
这一战也是李想渴求的大战,登临9级之上后,他迫切需要一个同层次的对手来验证自己的战力,提高对战经验。
毕竟之后面对的可能会是白莉莉和兰斯洛那种早就达到这个境界,甚至已经超过它的强力对手,要是没有同境界对敌的经验,战斗起来会非常吃亏。
官場花客 大話正點
纪宁恰好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对手。
漫天黑光飞舞,纪宁满头黑色长发随风飘逸,带着暗金色神辉,不用任何武器,只靠双拳轰杀。
他每一拳都仿佛能击穿这片世界,造成的波动无与伦比,可以看到,这个世界,这片天穹下,群星在摇摇欲坠,四处焚烧,恍如末日。
世界树似乎感受到这股大战的波动,翠绿的树叶枝丫蔓延开,护住下方的大地,那是它开始发展的根基,一旦被毁,所有生灵又要重新孕育。
李想也没有动用烬灭天堂和永生炼狱,纯粹以肉身力量和纪宁搏杀,视野里,一只拳头像是从一张纸中穿透而出,透过空间壁垒,到了他的眼前,神光恐怖,照耀千古!
这种绝世拳芒上构筑着无数玄奥的符文,甚至有造物之书上的文字显现,是纪宁一生所学的精华,他追求的是极致力量,但凡能获取的力量源泉都被他吸收学习,融合进了这种拳意中。
这样的拳芒,比许多灾厄武器的终极技能还要可怕,一旦被轰中,身体会瞬间蒸发,魂体破碎,万劫不复。
李想回以一拳,同样铭刻上了大量的符文烙印,冷冽的光泽缠绕其上,刺眼夺目。
咚!
沉闷的一击,天穹炸开。
混沌之气从黑暗中迸发,如同一个纪元终结,天地都要全部毁灭。
混沌与力量的交织让纪宁目光一紧,他感受到自己的至强一拳被化解了,就在那漫天的光芒中,化为虚无。
“力量,这就是9级之上的真实力量吗?”纪宁长叹,身形渐渐缩小,从黑色阴影巨人变成了正常体态,脸色有些复杂,面容苍老。
他知道自己败了。
最强的一拳也被李想化解,从爆裂中走出的李想完好无损,自始至终连成名的灾厄武器也没有动用,纯粹以力破法,和他对轰拳劲,自己也没能占据上风。
“不,9级之上的力量恐怕还不如这一拳。”李想摇头,心有余悸,他看似风轻云淡地化解了黑王最恐怖的一拳,其实差一点就被轰中,以他现在的实力,要是硬接这一拳,也会受伤不轻。
黑王爆发出的至强一拳其实早就摸到了9级之上力量的天花板,甚至隐隐有着超越的势头。
可惜他面对的对手是李想。
“还不如这一拳?”纪宁有些错愕的看他,自己战败,对方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我还没到那个境界,但它的力量顶峰还不如我的这一拳?”
“其实你已经无限接近9级之上,但要彻底突破那一关,必须打破自己心中的壁垒,我也是刚突破,心有所感,听说白王也才突破不久。”李想点了点头,他认为黑王心里一定还有什么牵挂和壁垒,才无法突破屏障,从战力来看,他早就跃升到这个境界了。
只不过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还差完成质变的一步。
可惜这就不是李想能帮到他的了。
“他果然突破了……”纪宁沉默。
“你的这一拳伤不到我,是因为我的力量还远在这个境界之上。”李想如实回答,“我的本体是至暗本源,掌控着混沌和力量的法则,和我比拼力量,当然赢不了。”
浴火重生:嫡女不為妃 楚清歌
那可是至暗本源的核心啊,力量规则就在李想的掌握之中,要想在这一方面击败李想,除非超过他一两个大境界,才有机会。
李想估计自己现在的力量完全能匹敌10级,这也是他有信心面对白莉莉和兰斯洛的原因,只要他们没有成就永恒存在级,就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原来如此……”纪宁叹气,换做以前,恐怕自己早就癫狂了。
一生追求力量,年轻时一览众山小,随后冒出了几个宿敌,一直被他们压着,难以翻身,好不容易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却又被宿敌们的后裔压制,这种人生,还真够憋屈的。
不过他现在很释然,早就没了那种竞争念头。
“既然你赢了,就带走那个小丫头吧。”纪宁看了眼下方的李辛夷,叹气道,“她的天赋很好,不应该浪费,你该多带带她。这个纪元结束,新的纪元开始总需要一些新的血液。”
此刻的纪宁就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容貌显老,背影佝偻,没有了昔日的霸气和威武。
“那你呢,老头子,你怎么办?”辛夷的小脑袋从李想背后钻出,好奇打量着黑王,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让她颇有好感,虽然平时两人总是争锋相对,但是一有事就配合默契无间,挺有爷孙的感觉。
“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等待着这方小世界慢慢成型,演化出生命,我不会再回七大陆。”纪宁瞥了她一眼,眼神中竟有一些不舍,“好了,你快回去吧,离开这么久,想必那些人都等疯了。对了,李想,带走小丫头时,我打伤了冬零爱,还断了黑夜之影一条手臂,手臂我一直保存着,你带回去给她,以你的能力,治愈不是难事。”
全球進化時代 迦太基的失落
他说完,张嘴,一个小型光团飞到李想手中,赫然封存着黑夜之影的一条手臂,那次被他吞噬后,他就一直保存至今,用自己的本源力量温养,两人走的路子一致,等回去再生后,反而对黑夜之影是一次造化。
李想默然收下,看了眼垂垂老矣的黑王,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岁,生命气息都变得有点微弱了。
“如果你是在弥补以前的过错,想要让自己的心里多一分慰藉,我觉得大可不必。那些因你而死,被你伤害过,杀掉的人都回不来了,再怎么做也是于事无补。”
李想看着他,目光灼灼,忽然说道,
“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过去,你应该往前看,言尽于此,再见。”
李想抱起李辛夷,朝着虚空隧道而去,只留下孑然一人的黑王。
就在虚空隧道即将关闭的时候,忽然一道娇小的声音如同闪电般挣脱了束缚,朝他冲来。
空气里回荡着李辛夷的笑声。
“哎呀呀,爸爸,我还是觉得得跟老头子学完了才好,你不是说做人要有始有终嘛。”
虚空隧道另一头,李想微微一笑,关闭了通道口。
纪宁错愕的抱住飞扑来的小丫头,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