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j7u精品玄幻小說 渾沌記-980 谷玄真獨守山口, 榕千紫奇謀破門鑒賞-irgn2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80 谷玄真独守山口,榕千紫奇谋破门)
翠玉宫的高层大多聚集在丹阳阁。但有两个人是例外的。一个是回春长老沐葭,她在回春院驻守。另一个是百草堂的谷玄真。
在这场大战一开始他就积极向连菱请命,带领百草堂精锐弟子去驻守翠阳殿了。
翠阳殿是翠玉峰的南大门。理论上围城之下,我主动驻守城门这是积极请战啊。但其实并非如此。
谷玄真是在鬼玄阴时代就存在的老油条了。他自然知道翠玉宫方圆百里的地盘,禁制薄弱的地方有,但并不在这个凡人上山才走的翠阳殿。
战火若起,别人肯定是击中火力攻击翠玉峰的中枢丹阳阁的。翠阳殿这地方离着翠玉峰还有数十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似奶年華
總裁的小逃妻 蝶碎玉瑩
一旦真是有情况了,他拔腿就逃也方便。反而离着其他长老太近,他要溜就不方便了。
你的屍體我的魂
禁制开启后,翠阳殿前就多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整个翠阳殿也成了禁制的一部分。此时古玄真正带着弟子们在翠阳殿顶上巡视。
这样的巡视自然是很轻松了。下着雨,又是深夜和凌晨之间,根本不会有人这时候上山的。
就算有人来,在凡人眼中翠阳殿也已经不存在了。他们看到的将只是混乱的密林和来来回回绕圈的路。
谷玄真和几名得意弟子都坐在屋顶的瓦片上,有些无聊地望着被大门口屋檐下的灯笼照耀下幽暗的树林。
这些灯笼也被禁制笼罩着而变成了单向的。从外往里看依然是一片漆黑。
但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时他仔细看去,吃了一惊。
居然有几个穿着街上民夫短衣的凡人,手提肩挑,提着一些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到了翠阳殿的大门口。
他们居然在雨中点起了香……虽然不一会儿就被雨水打灭了。
不一会儿他们又摆起了供桌,铺上了贡品,烧起了纸钱。接着杀了公鸡和黑狗,把血洒得到处都是。这竟然是在做一场法事?
大半夜这些人疯了吗?谷玄真烦躁地想。其实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这些人有本事就攻打禁制好了,看他们能破得了阵?
但偏偏这时候,翠玉峰丹阳阁的方向火光冲天,已经映红了大半边天空,显然是受到了某种猛烈的攻击。
要命的是,连带整个翠玉宫的护山禁制都被削弱了不是一星半点。
第一夫人
“莫非是这些凡人注意到了翠玉宫的异样,来焚香祈祷平安?”谷玄真手下一名弟子猜测着问。
他说得是有道理的。翠玉宫的修士们一向被金州凡人当做神仙焚香礼拜。如今翠玉宫出了这么大的事,凡人们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但也不能就随他们这样瞎搞下去了。在外层禁制变得薄弱的情况下,他们乱撒那些狗血鸡血什么的有一定巧合的可能会污染内层禁制的部分阵枢。
那些东西一旦污秽,门口部分禁制受损。虽然还不至于让敌人长驱直入,但他这个守门长老也是要担责的。
“你们几个去,让他们滚。”稳妥起见,谷玄真下令道。
对付凡人最是麻烦。如果动用禁制的威力,那些人直接就死了,只能派人去驱赶。
谷玄真在屋顶上看着弟子们下去开门,出到了大门之外的空地上赶人。
两伙人不愉快地对话了几句,然后便动手打了起来。几个人在泥泞的地面上翻滚着打起了泥战。
“蠢货!竟然连几个凡人都搞不定!”
谷玄真怒从心起。翠玉宫的确是有对凡人不得动用任何神异力量的戒条,但关键时刻也要灵机应变才对啊。
曖昧高手
他纵身一跃便出现在了混乱的斗殴场上,正要用神识之力将这些凡人镇住,忽然察觉不对。
数枚细若发丝的针从那几个凡人身上悄无声息地飙射而出。好在他的紫府神觉及时发起警兆,他身形立刻变得缥缈,瞬移了出去。
“千里定魂针?”
如果不是千里定魂针的始作俑者缪其中正在翠玉宫任客卿长老,给他们都演示过这招数,他恐怕也避不过这一劫。
至于那些和“凡人”们扭打的弟子,恐怕是下来之初就被千里定魂针给控制住了。后来的扭打都只是故意制造混乱诱他上钩做的戏而已。
“玄铁卫?”
人生長恨水長東 熊愛雀
谷玄真心中大惊。能用千里定魂针的不是魂宗就是玄铁卫,而且这两者可以说是一路货,因为玄铁卫至少一半的成员就是魂宗弟子。
玄铁卫攻打翠玉宫合理,但他怎么也没想不通,从来都行事诡秘的玄铁卫居然会选择从南大门攻入?
他已经决定先逃回翠阳殿内,然后再溜之大吉。但直接溜是溜不走的,至少得先阻滞一下敌人。因此他手上法力一运,一股气浪就压了过去。
那些“凡人”们顿时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爆响,然后崩解成了无数的零件。怪不得这些人气息暗弱被他当做凡人,原来他们是微薄灵气驱动的傀儡!
買一送二:緋聞老婆,要定你 宣姜
此时他借着这股气浪的反坐力正要倒退着进入翠阳殿的禁制,只剩下几步远的时候,却感觉一股坚硬如墙的力道将他阻住了!
“老夫玄铁卫指挥使榕千紫,见教了。”
一声古怪嘶哑的低声之后,谷玄真心中传来一阵强烈心悸的感觉。背后这人灵机内敛,宛如一块死木,但真实实力却比他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对方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脖子。他感觉就好像脖子上套住了一个厚重的铁箍,根本动弹不得。
谷玄真原本只想着自己逃跑,根本就没想向丹阳阁通传求援,这时候想要发出讯息却也迟了。
眉心一阵微微的刺痛传来,他的世界顿时停滞,那飘落到眼前的雨点都停止在了半空。
一枚千里定魂针刚好射中了他的印堂。他的思维虽然就这么停滞在了那一点上,肉身却反而更加活络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隐匿禁制撤去,数十个全身紧紧裹着连帽黑袍的人走了出来。
谷玄真猜对一半。这些人都是玄铁卫,但并非是魂宗的人。
为首的除了榕千紫、楑郁之外,还有五行宗的金德院院长周踏、神器堂堂主苏羽信、飞剑堂堂主陈昂等人,都带着一干弟子。
昊明见接管昊汉的身躯之后信不过长子昊统,因此剥夺了他的玄铁卫的权柄,让榕千紫城了玄铁卫的指挥使。
但榕千紫也只能指挥五行宗儒玄为主的这一半。魂宗修士为主的另一半他是管不了的。
不过这也无妨。因为魂宗那一半玄铁卫由魂宗宗主方太冥领着,去支援昊志的南征军了。和他的任务互不相干。
他们的任务在唐肃从巫瑕那套出云王的后代马上要在回春院出生的时候就确定好了。
他们计划是乘着翠玉宫禁制薄弱的时候进入翠玉宫,带着这些人直奔回春院,拿下云王马上要出生的后代作为人质来要挟云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