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2o7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混元法主 線上看-第812章:金絲燕看書-0ka2u

混元法主
小說推薦混元法主
古渊不负纯元的期望,吞噬了尘怨魔煞咒的气息之后,直接掌握了此诅咒之法的内核,甚至还反向推导出了完整的尘怨魔煞咒。
当然,这是在纯元的帮助之下完成的,古渊虽然成为法界之主,但推演方面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
以纯音如今的手段,完全可以直接解除尘怨魔煞咒,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一来是无法解释清楚,二来他也不想招惹麻烦。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傅灵修掌门接见了纯元,答应纯元直接炼化飞燕剑进行重铸的要求,但需要在众多天仙的关注下炼制。
三國之刺客帝國 四關
“若如此,恕纯元无法答应。”
纯元平淡的摇头拒绝。
从来没有炼器师炼制仙器,允许旁人观看的。
这不仅是事关炼制仙器的手法核心,还有诸多的不便。
“纯元峰主莫要着急拒绝,我等也知晓此事让你为难,所以决定拿出飞燕剑的所有仙禁,”周长老在一旁说道,“只要纯元峰主发誓,不把仙禁外传给其他任何人就行。”
“吾并不缺仙禁,且要炼制完整无缺的飞燕剑,这仙禁本该你们拿出来,我作为炼器师自然不会外传。”纯元平淡的说道,“旁观炼制绝无可能,或许贵派可以请其他仙练师出手。”
“这……”周长老苦笑,看向傅灵修等人。
“吾是对尘怨魔煞咒感兴趣,看在周长老等候吾三十年,这才答应过来。”纯元平淡的说道,“诞生剑胎的仙剑而已,贵派枉做小人,以为值得本峰主觊觎?还是以为本峰主炼制不出?”
他说完,直接拿出七彩鎏金塔。
自从成为地仙之后,他就完全掌握了七彩鎏金塔,后来还动用玉阳峰的力量培育七彩鎏金塔的灵性,成为天仙之后加入了吞噬仙禁。
它本身的底蕴就很厚,是赤金仙师用于冲击星陨仙器之作,纯元以元气洗练,早就让七彩鎏金塔灵性凝胎,恢复了风采。
七彩鎏金塔一出现,直接震慑雁归门诸位仙人。
異世醫女 浮香粉末
如意仙器之中也有高低强弱之分,此七彩鎏金塔灵光满溢,层层叠加成山,敦厚饱满,没有使用仙元,就自生华彩。
可以看出,此七彩鎏金塔是难得的顶级仙器,别说此时的飞燕剑,就是没有被诅咒之前的飞燕剑,与之相比也差了几分气象啊!
最终雁归门还是退了一步,请纯元直接重铸飞燕剑,送上了仙禁,不过得去洞窟之中,引动雁归门的阵法炼制。
纯元自无不可,本来就是为了雁归门炼制仙器,难不成还要自己动用自己的仙火不成?他才不会做亏本买卖。
事情商定之后,雁归门挑选了一个吉日,开始准备起来。
妖孽棄妃
凝月和玄舞等人,则在周长老的安排之下,安排了几位真传弟子,带领她们在燕翅星上游逛,领略不同的风貌。
说起来,雁归门明明是有大雁的字号,结果燕翅星上却是以飞燕为尊,修炼的也是和燕有关的飞剑之法。
就连越星舟和各色建筑,倒出都是各种不同的燕子形态。
大雁也有,但只出现在特定的地方,比如掌门大殿,藏书阁等。
经过了解才知晓,雁归门本就是两个宗门一起合并而成,正好宗门之中都有燕和雁字,之所以叫雁归门是因为带雁字的宗门败了。
是带雁字的宗门归入了带燕字宗门,所以才会叫雁归门。
这和燕翅星有点类似,都是两者结合,发展壮大。
众女在燕翅星上游玩的很开心,有凝月和玄舞在大家很有安全感,不过她们还是在吉日当天,一起前往洞窟世界。
洞窟世界的入口有很多,其中一个就在雁归门的宗门驻地之下的海水之内,傅灵修掌门亲自带队,直接用仙元开路。
海水自两边分开,直接进入万丈深渊之地,进入了星球内核层。
籃場鐵人
庞大的火力自星球内核之中散发开来,为了避免受伤,玄舞直接把纯静等未达天仙的女人们收进了仙魔神梭之中。
她们透过神梭依旧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寵妻狂魔:高冷慕少請彎腰
这里是洞窟世界,也是靠近星球内核最近的地方,纯元选择了一处火力强盛,温度非常高,又很平稳的地方。
他拿出了混元一气炉。
惡魔的牢籠
仙炉落下之后,直接变成三丈大小。
纯元打出法决,仙炉之中仙禁涌动,吸收地火之力。
很快在仙炉之中,诞生了一朵莲花一样的地火。
仙炉准备就绪,纯元看向傅灵修掌门。
傅灵修掌门会意,拿出了早就封禁起来的飞燕剑。
把飞燕剑交给纯元,傅灵修等人这才带着天仙们启动阵法。
“我等再此守候,”周长老对玄舞、凝月道,“两位夫人可去外面游玩,此次炼制想来会需要很长的时间。”
“周长老想来不了解我家夫君。”凝月轻声笑道,“对旁人来说很难,但重铸仙剑对他来说却很容易,本仙打赌不出五十年就能出关。不知道周长老是否接下这个赌呢?”
“五十年?”周长老瞪大双眼。
“这个赌,我们雁归门接下了,若是超出五十年,凝月夫人向如何?”傅灵修掌门在一旁问道。
“超出了五十年,自然是我们输了,”凝月笑道,“你们自备材料,让纯元帮你们炼制一件仙器好了,想来他会帮我还债。”
“好!”傅灵修掌门点头,“那若是我们输了呢?”
“我们想要一对金丝剪尾燕,”凝月笑吟吟的说道,“听说这事你们雁归门才有的独特异种,我只要一对幼生公母燕。”
周长老等人纷纷看向傅灵修掌门,这种赌可不好应,金丝剪尾燕可是雁归门才拥有的异种,而且数量稀少。
“不若这样,”傅灵修掌门沉吟道,“我们送给凝月夫人一对金丝剪尾燕,请纯元峰主帮我们炼制一柄仙剑如何?”
傻皇不傻:愛妃,你要負責!
“那就算了,”凝月收起笑容,“一对金丝剪尾燕可值不当一件仙剑,我也只是对金丝剪尾燕好奇罢了!”
“可惜!”傅灵修掌门摇头,不在言语。
打赌的事情就这样做吧!
小心思没达成的凝月颇为不高兴的带着玄舞离开。
这位傅灵修掌门看来没那么简单,轻易不上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