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2pa火熱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 愛下-第4885章 寂靜的夜!鑒賞-ubv0p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这一夜,两人很久都没有睡着。
苏锐仍旧睡在大床上,并没有很绅士地跟军师换地方,当然,他也没有臭不要脸地去和军师挤一张行军床。
两人沉默许久之后,苏锐悄声问了一句:“喂,你睡着了吗?”
“本来要睡着了,被你吵醒了。”军师说道。
这木屋很小,客厅和房间的距离也很近,事实上,军师的行军床距离苏锐不过是不到两米的样子,苏锐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苏锐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随后吸了一口气:“你的床挺香的。”
嗯,不光床很香,人也很香,你要不要去掀开人家的被窝去闻一闻?
军师听了,便把脸给蒙在了被子里。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要用这种方法来盖住脸上的绯红之意。
“我忽然有个想法。”苏锐说道。
舌尖上的求生遊戲
军师以为苏锐要撩拨她,但还是问道:“什么想法?”
对于苏锐的“撩拨”,其实军师并不想拒绝,而且,她觉得自己应该还挺喜欢这样的气氛的。
于是,苏锐便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要是敌人往这小木屋来上一枚导-弹,咱们两个是不是就都得挂在这儿了?太阳神殿是不是也就要彻底玩完了?”
听了这句话,军师简直想要掀开被子去把苏锐给打一顿。
巔峰刀聖
这花前月下的,你就不能说点别的?非得提这么不吉利的事情?你那么喜欢导弹,心心念念的,那你去跟导弹结婚行不行?
“喂,军师,你怎么不吭声了呢?”苏锐好死不死地问道:“难道你也在心里默默计算着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可能性你妹啊!
军师继续盖着被子,什么都不想说了。
面对如此不解风情的男人,一向算无遗策的军师也失策了,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什么谈谈情说说爱的,在苏锐的身上,完全就是扯淡!
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聊工作,不要聊敌人啊!
而这时候,苏锐却还自顾自地说道:“我分析了一下,如果真的要对我们发起进攻的话,地狱那边的可能性倒是
不太大,但是说不定国内的某些人会不太安分,而且,我又想起来地狱的奥利奥吉斯,这个家伙到底死没死也不知道,他就算是死了,地狱里还会有其他的终极BOSS吗,这些都不好说……”
苏小受喋喋不休地分析着现在的局势,然而,此时的他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军师已经快要暴走了。
下一秒,军师那本来好端端盖在身上的被子,忽然朝着苏锐飞了过来。
苏小受都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脑袋就已经被军师的被子给盖住了!
下一秒,一个人已经骑到了他的身上,一双手已经隔着被子,掐住了苏锐的喉咙了!
苏锐猛然一挺腰身,刚想要反抗,可这时候,军师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
“闭嘴,不许再说这些了!”
咦,怎么听起来似乎还有些恼火呢?
听到是军师,苏锐便立刻放下心来,不再反抗,但还是说了一句:“军师……你为啥用这么大力气,真是……我都快被你坐断了……”
“快坐断了?”军师听了之后,声音顿时小了一些,俏脸之上也控制不住地蔓延上了一片淡淡红晕。
嗯,好像有点理亏呢。
但……她自己什么都没感觉到啊。
“腰……我说的是腰快断了!”苏锐喊道。
军师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俏脸再度红了一大片。
她从苏锐的身上翻下来,在床边坐下,直接说道:“反正,今天晚上不能聊工作!”
要是聊工作,就回到太阳神殿去聊!孤男寡女的,能不能说点和两-性有关的话题!
然而,这也只是军师内心里暴走的心理活动罢了,要是让她主动把这些话说出来,还是太难了点。
“以往你不是最喜欢和我聊工作的吗?”
苏锐把被子从头上掀开,问道。
不过,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影之时,忽然不说话了,目光似乎变得有些呆直……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让军师的身影显得还挺清楚的。
也许是由于刚刚掐苏锐的时候太过用力,导致军师睡衣的扣
子被挤开了两颗,于是,某些弧线便非常清楚地映入了苏锐的眼帘。
其实在街上,很多妹子都会这么穿,可对于一贯保守的军师来说,这种程度已经算是极大的暴露了。
当然,这时候的军师并没有想到,自己之前都快被苏锐在温泉边看光了。
傳奇經紀
不过,由于环境不同,所以,产生的吸引力、抑或是视觉上的效果,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陰陽詭眼 挑燈夜奔
在这静谧的夜里,在这只有一男一女的房间里,某些旖旎的气氛,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滋长着。
军师看到苏锐忽然不动了,下意识的伸出手,在对方的鼻孔前面抹了一下,随后盯着手指上的红色,说道:“咦,你怎么流血了?”
“流血了?”苏锐抹了一下鼻子:“呃……可能是火气太大,老毛病又犯了。”
火气太大?
在苏锐抹鼻子的时候,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军师呢。
这倒不是他故意而为之,实在是无法控制着去挪开自己的眼睛。
试想,一个整天把自己笼罩地严严实实的漂亮姑娘,忽然对你露出了一抹春天的光彩,你会不会怦然心动?
这种吸引力的是巨大的,而其来源,就是源自于两种形象之间所产生的反差!
军师在几秒钟后终于也知道苏锐为什么会流鼻血了。
天下獨尊
她顺着苏锐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胸前,立刻本能地轻叫了一声!
“啊!”
发出了这个音节之后,军师似乎觉得这音节有点婉转悠扬,于是俏脸登时又红了一大片。
她连忙把自己的衣襟给掩上,随后故作淡定地说道:“这衣服的质量可真不行,扣子这么不结实……”
閨夢不宜秋 曉逍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军师在心中还有点小小的庆幸……幸亏只是挤开了两颗扣子,要是再多开一颗的话,恐怕某种竖着两只耳朵又蹦蹦跳跳的可爱小动物都要跑出来了!
“别强装淡定了啊。”苏锐摇头笑着。
说话间,他忽然搂住了军师的纤腰,然后一用力,将其拉倒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这两人的姿态,便成了面对面趴着的了。